分享到微信
?
產業/工業
作者:曹玥
2021-08-02 17:38
[億歐導讀]

G7作為物流產業的“水電煤”技術公司,未來G7將繼續全方位地鋪設物聯網基礎設施,打造「貨車人錢」數據貫通的智能服務平臺。

pinpai-G7

題圖來自“外部授權”

我們幾乎經常在新聞里看到這樣的場景:十幾米的長途貨運掛車密集地堵了幾十輛導致高速公路因為一個貨運司機的事故導致無法通行,等待時長短則幾小時長則一整天,而對于普通貨運司機來說,時間就是金錢,在經濟運轉越來越快速的今天,貨運傳統物流行業的效率提升亟需來一次深度變革。

而在貨運行業,除了以順豐、京東物流為代表的行業巨頭以外,更有密布在全國各地的中小型物流運輸企業這樣的中堅力量,如何提升中小型物流企業的效率,讓普通卡車司機也能享受到數字化紅利是科技公司所要解決的難題,而G7就是為物流行業數字化轉型打造基礎設施的一家科技公司,貨運物流產業有了數字化加持之后會是一副怎樣的圖景?7月30日,2021G7伙伴大會上,G7創始人、CEO翟學魂分享了近兩年來他的心路歷程。

物流數字化的底層邏輯:投入新數據,創造新價值

作為公路物流行業的物聯網科技平臺,G7于2010年成立,以物聯網技術為核心,逐步發展了車隊管理平臺、主動安全服務、數字能源結算、智能掛車租賃、金融保險、卡車后市場等一系列業務 ,先后服務了7萬家貨主和物流公司。

如今已經形成了G7數字貨運、G7安全管家和G7數字貨艙三大核心業務,通過數據服務連接及IoT硬件連接中重貨運卡車超過236萬臺,每日跟蹤超過1.7億公里的卡車運行軌跡,日均上傳平臺數據超過7.8TB。海量數據成為G7的平臺優勢,通過不斷迭代算法為客戶提供覆蓋安全、裝備、結算等全方位多場景的穩定的數字化服務。

成立11年以來,G7不斷踐行并推進貨運物流產業的數字化,翟學魂在談到過去幾年的探索和心得時將其總結為物聯網即安全、物聯網即裝備、物聯網即結算。

物流數字化首要解決的是問題是安全。安全線即是生存線,不論是運輸安全還是貨品安全都關系到企業的生存和發展。在物聯網介入之前,安全主要依靠司機意識和車輛性能,而事實上,在物聯網時代,風險是可以預測的,可以避免的,可以通過數據準確預測的。

采用“IoT硬件+平臺算法+人工干預”安全協同管理模式,G7 安全研發團隊在大量事故數據與風險因素特征的相互驗證中不斷升級安全預警和干預算法。業務開展三年,G7所服務的安全客戶整體事故率下降19.9%,千公里高風險下降49.3%,保險賠付率下降40%。不僅為大量車隊和司機改善了安全駕駛環境,也為貨車保險成本結構優化、合理定價探索出可行路徑。

在翟學魂看來,物流數字化的價值不僅如此,同時也將促進裝備智能化以及裝備服務化的轉變,其中,L3級自動駕駛卡車將在今年年底量產意味著貨運裝備智能化的一大進展。

“單車智能已通過IoT技術實現,我們可以遠程監控車輛軌跡、速度等狀態,甚至能夠遠程調節溫度。但想要實現震動監測和預警這樣的功能,則需要連接了大量智能車輛的平臺發揮大數據與AI能力,繪制出廣泛且精準地震動地圖。新接入平臺的車輛將在平臺算法的加持下,秒變智能?!钡詫W魂說。

而G7與普洛斯合資成立的云掛所擁有的智能掛車資產(G7數字貨艙)則是在智能化基礎上開啟了裝備服務化的大門,對于貨運來說,裝備不一定需要擁有,也可以共享、租賃來獲得其服務。

至于G7在貨運效率上的又一重要探索則是將物聯網的鏈條從人、車、貨延伸到了“錢”,讓數據來優化結算環節。

結算方式是產業鏈交易效率最真實的反映,在物流行業上下游結款緩慢一直是備受詬病的“痛點”,對此,G7深入場景之中,針對性解決每一個交易難題。例如煤炭、鋼鐵等大宗物流,在旺季各類礦區、場站門口貨車排隊問題嚴重,既浪費時間又造成高碳污染。G7 對此場景開發出「無人值守磅房」,看得見的是司機無需下車、10秒進站,效率提升18倍;看不見的是多個業務方線上流程打通、司機運費秒結到賬。 

物流產業數字化未來三大趨勢

在過去的幾年里,G7從安全、裝備、結算三個方面使物聯網技術融入進貨運生態中,為貨運物流產業的數字化打下一定基礎,那么,在如此AI數字化持續發展,國家倡導“普惠受益”的背景下,以G7為代表的物聯網平臺預測了物流產業數字化的三大趨勢:全鏈貫通,腰部崛起和物流數字化由“白”轉“黑”。

全鏈貫通,顧名思義就是打通車、貨、人、錢全鏈條的數字化,由點到面的推進數字化。目前,很多貨運企業都存在這樣的困擾,不同的環節有不同的系統,不同的對接企業有不同的系統,提高單一環節效率的同時也帶來了一定的不便,這也導致全鏈貫通成為很多企業的“剛需”,標準化、統一化或許是未來階段可以預見的待行之舉。

打通數字化鏈路的意義可以體現不僅僅是每個卡車司機可以在第一時間就能拿到報銷款,還能讓物流中小企業主帶來管理上的規模效益。在哈爾濱經營一家成長型物流企業的趙春波通過自己的經歷分析,數字化的貫通使每月利潤結算直接跨越為每車利潤結算,從一個人管20臺車升級為管200臺車,每一趟活兒的利潤人人都知道。

知名咨詢研究機構BCG的一份報告表明:中國物流運力市場是一個典型的紡錘型結構,中小物流企業占到80%以上,其中10-100臺車規模的小車隊占到30%以上。而“腰部崛起”的判斷正是基于此。

翟學魂表示:“過去十年,產業數字化的規?;鲩L主要依托大型企業和平臺的驅動。未來,物聯網與AI 技術越發成熟,性價比突顯,處于紡錘型腰部的中小企業將迎來整體性數字化升級機遇,他們將繼續維持運力市場豐富多元的格局,同時他們會因為物聯網技術和數字化經營不斷進化并承擔更加重要的作用?!?/p>

此外,G7作為物流行業的技術服務商還看到了大宗物流數字化轉型緊迫性,如今物流產業數字化的飛躍重心從此前帶包裝、條形碼的“白貨”向沒有包裝的大宗貨品“黑貨”轉移。

以煤炭鋼鐵運輸為例,過去從煤礦到電廠或集攬站運輸,司機一趟活兒可能最多要用三天,大量的時間都在排隊。低效的同時,怠速排隊的尾氣造成很嚴重的空氣污染。而G7則通過一個貨箱的改變探索出一天五趟的“數字甩箱”新模式。

這一模式把從煤炭坑口到電廠的一段運程切割為三段,分別為區域運輸、干線運輸、區域運輸,提升效率的同時也便于更清潔的新能源運力加入其中,提高環保效益。

G7作為物流產業的“水電煤”技術公司,未來G7將繼續全方位地鋪設物聯網基礎設施,打造「貨車人錢」數據貫通的智能服務平臺;G7將持續充當生產資料供應鏈數字技術的先行者,與廣大成長型物流企業做長期朋友和助力客戶成功的科技伙伴。


本文來源于億歐,原創文章,作者:曹玥。轉載或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G7大數據物流產業傳統物流物流產業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