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日常消費
作者:億歐 , 吳昕瑤
編輯:顧彥 2021-10-06 19:50
[億歐導讀]

距離實現水果自由還要多久?

陽光玫瑰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比起上班時點個外賣吃完接著干活,放假在家終于能有時間睡到自然醒,好好吃頓飯了。

吃飯之余就不能忘吃水果,而有喜歡吃水果的朋友已經發現了,今年的水果種類比起往年豐富了不少,價格也開始走親民路錢。

叮咚買菜App顯示,平臺上提供的各種水果種類已經有接近40種,價格基本在10元-30元不等。而購買排名第一的陽光玫瑰當之無愧成為今年最熱門的水果,一度有著“葡萄中的愛馬仕”的陽光玫瑰今年只需要15元一斤。

而除了陽光玫瑰葡萄,突尼斯軟籽石榴、新疆西梅、戈壁金蛋蜜瓜……當越來越多好吃不貴的水果品種出現時,我們是否已經提前實現了水果自由?

日本來的“陽光玫瑰”

去年,陽光玫瑰葡萄還在生鮮超市的高檔水果區域,許多人看到998元一串直呼“太貴了”,繞道而行。今年,大小巷水果店和電商平臺都在賣這綠油油的青提,價格最便宜只要5元一斤。

難怪小紅書App上很多人都感慨,今年終于可以擁有“陽光玫瑰自由”了。

為什么今年的陽光玫瑰變成了平價水果?

陽光玫瑰品種來自日本。日本優質的葡萄品種,基本都是通過雜交而來,比如巨峰葡萄,就是用“石原早生”為母本和“森田尼”為父本雜交培育。陽光玫瑰也和巨峰類似。

當日本的農研機構發現“亞歷山大玫瑰香葡萄”(Muscat)易染病不易種植后,研究員便開始研究將其與“斯圖本”、“白南”品種雜交,終于在1999年成功培育了“安藝津23號”,也就是后來注冊為陽光玫瑰(Shine Muscat)的葡萄品種。

由于特有的地理風貌和培育技術,日本岡山縣把種植成熟后,單串重量在500-600g,每串果有40-50顆,每顆果單粒重12-14克,無空心果,糖度一致,底糖(一串葡萄最下面一顆的糖度)在糖度18度時具有玫瑰香氣,在糖度20度時口感甜而不膩,并且每串中所有果粒的糖度差都在1度以內的陽光玫瑰葡萄,注冊成了品牌“晴王”。

之后“晴王”因品質極佳而出口東亞,在2006年,由南京農業大學的陶建敏教授最先通過國家948項目,即“引進國際先進農業科學技術計劃”引入國內開始種植。此后的兩三年里,浙江金華、上海、江蘇張家港三處葡萄種植基地也分別從日本引進種苗。

但陽光玫瑰剛從日本引進過來的頭幾年“水土不服”,在國內種植難度極大。果農們種出來的葡萄大多偏向自然果——果粒小、串型大、外表呈黃綠色、果肉偏軟且有籽,香味濃郁但有一股“狐臭味”。

之后十年,經過國內農研院和果農不斷地本土化實踐,2015年,國內第一批栽培技術相對成熟的陽光玫瑰終于上市了。這也是在陽光玫瑰種植戶和經銷商中經常流傳的故事,有人在那一年拉了1420箱陽光玫瑰去香港,半個小時賺了64萬。

2016年是陽光玫瑰被合力捧上神壇的一年,也是其瘋狂擴種的起點。陽光玫瑰的銷售渠道徹底打開,面對著突然出現的致富機會,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陽光玫瑰種植和銷售隊伍,于是陽光玫瑰種植園在全國各地四處開花。

產量多了就便宜了

從2006年被引入中國后的十年間,由于栽培技術不成熟,陽光玫瑰在全國的種植面積僅有800多畝。但據中國科學院果樹研究所統計,截至2020年,中國陽光玫瑰種植面積已達到80萬畝,約為日本本土種植面積的40倍。

盡管多位果農和果商認為這一數字虛高,實際掛果面積應在30萬-50萬畝之間,但相較于2016年的種植面積仍增長了500倍左右,約占到全國葡萄種植總面積的4%。

目前,我國已經有24個省市有陽光玫瑰種植基地,南至云南河谷地帶,北至東北三省,西至陜西寶雞眉縣,東至浙江嘉興市秀洲區,陽光玫瑰葡萄種植園幾乎覆蓋全國。

當陽光玫瑰不再需要進口,國內產量遠遠滿足需求的時候,原價998元一串的陽光玫瑰自然就降價了。

但問題隨之而來。

盡管陽光玫瑰葡萄容易規?;N植,成熟果實具有外觀優美、玫瑰香味濃郁、肉質脆硬等優良性狀,但是這些形狀的發揮與種植栽培技術和產量有很大的關系。

也就是說種植栽培技術不合格、種植產量過大時,陽光玫瑰品種這些優良的性狀就難以得到完全的發揮,換句話說就是不好吃。

葡萄本身是一種高產的水果,但陽光玫瑰種植需要花費人工去疏花、疏果才能保證品質,也就是需要人為減少產量保證質量,否則陽光玫瑰葡萄就會變得不甜。

另一方面,陽光玫瑰在葡萄中屬于中晚熟,如果不等糖分完全積累徹底成熟就提前采摘,會直接影響其香味和甜度。

所以,一方面是陽光玫瑰不斷走高的市場收購價格,可以達到40多畝700多萬元,另一方面是需要人為減產、精細化耕種,要等其完全成熟后采摘保證品質。這對于果農和果商來說是兩難的選擇。

陽光玫瑰在日本的畝產量會嚴格控制在2000斤以內,但國內有不少果園的畝產往往會達到4000-5000斤,甚至能夠達到8000斤。面對不斷前來問詢收購的果商,很多果農選擇擴大產量并提早采摘上市搶占市場,這導致了市場上的陽光玫瑰量大但品質不夠優。

這也是為什么日本進口和國內種植的陽光玫瑰價格相差了85倍。對比精品水果店里日本直接進口的特級“晴王”葡萄,大部分電商平臺和水果店國內直供的陽光玫瑰,要么果實松散、要么顏色偏黃,或者口感不佳沒有玫瑰清香。

“種子保衛戰”

國內陽光玫瑰葡萄價格大幅降低的同時,日本原產地的陽光玫瑰葡萄也呈下跌趨勢。

據葡萄管理網數據顯示,陽光玫瑰“晴王”今年在日本最便宜的價格是300元一串,而此前最低大約是500-600元一串。

日本媒體曾將陽光玫瑰稱為日本葡萄出口的“火車頭”,經其帶動,日本葡萄保持增長態勢。數據顯示,2020年前十個月日本葡萄出口量達到1500噸,超過2019年全年。

這一迅速擴展的市場,引起中國、韓國水果產業鏈的注意。不僅中國開始大面積種植陽光玫瑰,韓國也幾乎同時加入陽光玫瑰的種植生意中。2021年1月-4月,韓國產葡萄出口額約8億日元,為上年同期的1.5倍,其中,陽光玫瑰葡萄約占9成。

據日本農林水產與食品產業技術振興協會統計,目前陽光玫瑰葡萄的栽種面積,日本為1200公頃(相當于1.8萬畝),韓國達到1800公頃(相當于2.7萬畝),中國高達5.3萬公頃(相當于79.5萬畝)。

中國和韓國憑借產量優勢產出陽光玫瑰,使原產國日本為之承壓。

因此,今年4月1日起,日本施行了新的《種苗法》,用于防止日本的優良品種流向海外,力求在2030年實現農產品出口額達到5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987億元)的政府目標,同時非法將種子及苗木帶至國外的個人將面臨最高10年監禁或最高10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3萬元)的罰款。

過往,在水果品種的選育上,各國產權保護界限都很模糊。不僅在國外,國內不同地區拿來主義也比較盛行,業內流傳一句話,“引入一個比較好的優良水果品種,只需要兩張機票錢就行了”。

如今,各國已經開始注意到種子產權并以法律形式保護,類似的案例已經發生在黃心獼猴桃身上。

2018年,奇異果生產巨頭佳沛公司(Zespri)發現,華人果農高浩宇從新西蘭農場私自帶回兩款黃心獼猴桃的藤條并賣給中國種植戶,遂起訴。2020年2月,新西蘭奧克蘭高等法院最終判處高浩宇、他的妻子及其名下公司,賠償佳沛1500萬紐幣,約合人民幣6700多萬元。

其實獼猴桃原產于中國,原本是生長在中國湖北一帶的野果,20世紀早期被引入新西蘭后,當地農研機構成功培育出適合商品化的品種并改名奇異果。依托新西蘭奇異果農的行銷公司,佳沛注冊成為當地品牌后,在全球奇異果市場中占到了30%的份額,中國也成為了佳沛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

通過專利手段和注冊品牌,新西蘭的奇異果有很高的競爭壁壘。

公開報道顯示,佳沛公司的專利品種梳理得非常詳細全面,新品種的藤條都會進入它的基因庫,一旦侵權,佳沛公司通過果子的基因圖譜就能發現。

在新西蘭專利保護辦公室網站上,能夠清楚地看到獼猴桃品種的專利權,涵蓋了專利品種的銷售和繁殖的權利,并且這種權利可以持續20-30年。同時也能看到,高浩宇帶回來的Gold3和Gold9黃金奇異果專利權均到2039年結束。

種業競爭的本質,是科技創新比拼。種子可以說是“農業的芯片”,好的品種能給農業種植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改革開放之前,我國農業用種主要依靠農民自選、自留。1979年以后,種子生產專業化,開始以縣為單位統一供種。2000年,以“種子工程”啟動為標志,種業開始真正成為產業。

但長期以來,我國育種科研實力很強,卻沒能轉化為產業優勢。畢竟一個好的品種從選育、到推廣、再到走上市場,要花費十幾年的時間。這十幾年時間中,基本上都是在投入成本,很難有經濟效益。

而從國外引進新品種并不需要太大的成本,所以資本更愿意站在風口借勢而為,拿著訂單大量投資可能爆火的品種,而不是去投入和承擔較高的未知研發風險。

如果說電子芯片領域的頭部公司已經有自主研發的意識,那么顯然在農業和果業上這種意識還比較薄弱。

寫在最后

小小的葡萄背后,包含了種子之爭、科技之爭。

陽光玫瑰自由,是我國農業科技創新發展的一個縮影。搭載科技進步,水果自由之路一直在加速中。

自研自發,自種自收,自產自銷,這才會給消費者帶來真正的水果自由。


本文來源于億歐,原創文章,作者:億歐。轉載或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葡萄葡萄栽培技術農業三農農業供應鏈農業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