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科技
作者:奇偶派
2021-09-28 14:53
[億歐導讀]

互聯互通之后,互聯網巨頭之間或許可以探索更多合作共贏的商業模式。在帶來用戶自由的同時,還可能重啟中國互聯網。

網絡 城市

題圖來自“公開圖庫”

文|田歡子

編輯|釗

來源|奇偶派(ID:jioupai)

互聯互通不能僅是放開斷鏈接,而應該是整個互聯網內容和服務的開放。

從事寫作多年的彭玲發現,從某個時間起,之前習慣的百度搜不到中文互聯網的各種內容了,從淘寶的商品信息到微信公眾號的創作內容,甚至到后來抖音快手視頻號的視頻內容,感覺各種內容都被一個個APP圈地隔絕起來。

為了方便同時切換閱讀各個客戶端的文章,她平常只能一篇篇打開這些文章,復制鏈接,再回到瀏覽器鍵入網址打開文章,彭玲說,這種打開方式仍然有很多不能之處,“通常還是只能看半截內容,每個都在提示我下載各種APP,還不能看到這些內容下面有意思的各種評論,太廢了?!?/p>

彭玲覺得很可笑,“看一個內容就得下載一個APP,這算哪門子的互聯網啊,互聯在哪里?”

相互封殺好幾年,用戶對互聯網巨頭之間的屏蔽行為怨聲載道。根據《中國消費者報》近期的調查,平臺封禁給超九成受訪者帶來影響,有超七成受訪者認為平臺封禁行為會侵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用戶對國內互聯網平臺之間解除屏蔽的呼聲越來越高。

工信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9月13日在國新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稱:“無正當理由來限制網址鏈接的識別、解析和正常訪問,嚴重影響了用戶的體驗,也損害了用戶的權益,擾亂了市場秩序。用戶對這方面的反應強烈,我們收到的舉報、投訴也比較多?!?/p>

近日,工信部有關業務部門召開“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并提出有關即時通信軟件的合規標準,要求9月17日前各平臺按標準解除屏蔽。

9月17日,微信在“微信派”和“鵝廠黑板報”都發布了關于《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的管理規范》的調整聲明,這份聲明中強調“以安全為底線來推進‘分階段、分步驟’的互聯互通方案”。如今,隨著騰訊邁出解開死結的第一步,而另外兩家目前來看還無公開動作。

一直以來,阻礙信息流動是背離互聯網初衷的,但現實卻是,各大互聯網平臺間的筑墻史,約等于半部互聯網史。此次外鏈解除,困擾用戶多年的分享鏈接亂碼現象能一去不復返嗎?

本文試圖通過用戶視角來解答以下三個問題:

1、在放開外鏈后,用戶體驗有什么變化;

2、互聯網經歷了什么,變成折磨用戶的“互屏網”;

3、到底如何,才能達到真正的互聯互通。

聊勝于無的改變?

過去一周多了,互聯網之間的墻拆得怎么樣了?我們點開淘寶,選擇一件商品進行分享給微信好友測試。

在商品頁面上的點擊分享,此時頁面會自動生成商品的分享圖片、頁面同時出現“復制鏈接”、“保存圖片”的分享方式,以及顯示“微信”、“朋友圈”、“淘友圈”、“QQ”、“微博”、“支付寶”等分享目的地。

在淘寶商品頁面通過“復制鏈接”的方式,分享至微信和QQ的單聊對話框中,能生成超鏈直接登錄淘寶賬戶訪問商品詳情頁下單購買。

如果我們繞開“復制鏈接”的超鏈分享形式,直接分享至微信或是QQ,頁面顯示的仍然是“淘口令已復制,去微信粘貼給好友”,這幾乎和以前的淘口令分享模式一模一樣。

但其實,很多人并不會想到通過“復制鏈接”的超鏈方式分享。

一位用戶告訴我們,“一直都是用淘口令來分享給朋友的,沒有人提醒都還不知道,原來現在復制鏈接能生成商品的超鏈接,不過這樣確實方便不少?,F在超鏈接分享的提示其實看起來并不明顯,淘口令分享的暗示還是多一點?!?/p>

那么如果想要將商品不通過“復制鏈接”的超鏈形式分享至朋友圈呢?

我們直接根據淘寶商品頁面上的“朋友圈”分享至朋友圈,此時頁面自動生成兩步提示,“第一步:保存圖文素材;第二步:復制淘口令”。也就是說,如果想要在朋友圈分享一款淘寶商品,仍然是以圖片和淘口令的形式進行。

同樣不通過“復制鏈接”的超鏈方式分享至微博呢?此時頁面直接跳轉至微博的“轉發到微博”,直接生成的是商品圖文。如果是分享至支付寶的話,頁面會跳轉到支付寶好友頁面,分享成功后點開直接是商品購物下單的頁面。

另外,在微信和QQ的單聊場景下,可以通過taobao.com網址直接訪問商品。但在群聊場景下,QQ中可如上述一樣直接通過登錄訪問淘寶首頁,而微信群聊中則需要“長按網址復制后使用瀏覽器訪問”。

除開群聊和單聊場景,直接通過微信和QQ的搜索框搜索“taobao.com”的網址,顯示出來的情況也不一樣,微信仍需要“長按網址復制后使用瀏覽器訪問”,QQ則可以直接登錄訪問。

所以,在這里我們可以看到,QQ比微信對外鏈的開放程度更高。

微信對抖音的開放程度怎么樣呢?我們發現,在微信群聊場景下,抖音復制而來的外鏈無法直接打開查看視頻,而在單聊場景下則可以。但在QQ上,不管是群聊和單聊都可以直接點擊觀看視頻。

另外,douyin.com網址鏈接在微信群聊中不能直接訪問,在單聊場景下點擊了之后有“繼續訪問”入口,同時頁面有安全提示內容顯示,還有“外鏈管理規范”和“投訴”入口。若點擊“繼續訪問”入口之后,并不能直接跳轉到抖音的短視頻首頁,而是出現“立即下載”和“直播充值”兩個選項入口,我們繼續往下點擊,頁面遲遲不能出現反應。

在QQ中,群聊和單聊場景下,douyin.com網址表現出來的情況和微信單聊場景下的情況一樣,仍是可以“繼續訪問”。但繼續往下點擊,能繼續獲得下載或是充值的反饋。

在QQ空間分享抖音的視頻鏈接,能直接訪問出視頻。在朋友圈分享抖音的視頻鏈接,不能直接訪問視頻,還是顯示需要復制到瀏覽器才能訪問。

所以,綜上,我們體驗出來的結果是,不管是微信還是QQ,單聊場景比群聊場景的外鏈開放力度更大,QQ比微信的開放力度更大。

除了我們的體驗外,我們從不同用戶那里,得到了不同的反饋。

有用戶告訴我們,“平臺互通是好事,終于不用看到一堆亂碼了”;“微信可以訪問外鏈之后還有點不習慣,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還以為在瀏覽器里呢,改得好?!?/p>

還有用戶直接想到的是對中老年群體更加友好便利。

經常網購的曉成告訴我, “以前我給我媽復制了一個淘寶鏈接發到微信,但我媽不太懂這一堆亂碼是什么,對于如何復制粘貼和軟件之間的切換也是一知半解,現在不一樣了,直接可以在微信打開淘寶鏈接看然后直接買單?!?/p>

曉成還是資深的抖音愛好者,看到一個好看的視頻,他經常想要分享給朋友,但有的朋友根本不刷抖音,所以一般情況下他都是將視頻下載下來,然后通過微信分享給朋友。但長此以往,手機相冊里堆滿了抖音短視頻,他感慨,“占內存,挺麻煩的?!?/p>

但也有用戶表示對自己影響不大,“都習慣用口令分享的方式了,現在就算淘寶分享來的就算是鏈接,也不能直接購買,還要登陸,麻煩?!?/p>

還有的用戶吐槽,這次平臺外鏈開放,并不能讓人感受到多大的誠意。

一位豆瓣用戶表示,“我發現商家真的好奸詐,顧客反抗和政策壓制是沒辦法阻止他們鉆空子行為。就比如豆瓣終于可以直接打開淘寶外鏈了,但是還是需要先登陸,這個看起來很合理但和不能打開有什么區別?”

互聯網如何變成了“互屏網”?

根據不同用戶的反饋,“屏蔽網址鏈接”這種現象,在各個平臺、APP中屢見不鮮。

此次相關部門要求各互聯網平臺“解除屏蔽網址鏈接”,大家幾乎把目光放在了“流量蛋糕”騰訊的動作上。如今,隨著騰訊邁出解開死結的第一步,而另外兩家目前來看還無公開動作。

而實際上,早前,阿里、字節、騰訊三家對互聯互通的回應中,已經透露出各家的態度。

9月13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工信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長趙志國表示,工信部今年7月啟動了為期半年的互聯網行業專項整治行動,屏蔽網址鏈接是這次重點整治的問題之一。

會后,騰訊回應稱,堅決擁護工信部的決策,在以安全為底線的前提下,分階段分步驟地實施互聯互通。

阿里巴巴回應稱,互聯是互聯網的初心,開放是數字生態的基礎。阿里巴巴將按照工信部相關要求,與其他平臺一起面向未來,相向而行。

字節跳動回應稱,將認真落實工信部決策,并呼吁所有互聯網平臺行動起來,不找借口,明確時間表,積極落實,給用戶提供安全、可靠、便利的網絡空間。

阿里表示“互聯是互聯網的初心”,字節呼吁同行“不找借口,明確時間表”;騰訊在擁護政策的同時,又強調安全底線的前提。

更早,張勇在今年8月初的阿里財報電話會議上正面回應,鏈接打通“非常必要”,另一邊騰訊總裁劉熾平在2021半年報業績溝通會上回應,平臺之間的打通“非常復雜”。

各家態度不一,解除鏈接給大廠們帶來的悲歡很明顯并不相通。

復盤大廠間相互封殺的屏蔽史,其實是一場流量爭奪史。阿里是從2008年先發制人地開啟了對有威脅企業的屏蔽。還在PC互聯網時代,淘寶借著“成立消費者保護聯盟”的由頭,屏蔽了來自百度的搜索。屏蔽百度之后,沒有監管介入,淘寶捍衛了自己的流量入口,廣告收入逐年攀升。

2012-2013年,移動互聯網時代來臨,淘寶接著陸續封殺了返利網、美麗說和蘑菇街等導購網站。當徹底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阿里的城墻已經越建越厚,為了自家的電商閉環,其繼續選擇屏蔽外部流量,卻因此間接錯過了社交電商的風口。

在騰訊身上,往前可追溯至11年前的3Q大戰,騰訊與360之間戰火不斷升級,各自推出的安全軟件互不兼容。再到2013年,淘寶與微信互相屏蔽,此后百度、快手、抖音等外部網址鏈接,乃至自家的騰訊視頻,都遭到微信的嚴格把關。

短短數年間,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拔地而起。感受到威脅,微信在2018 年實施了最嚴短視頻 APP 外鏈屏蔽措施起,抖音也在后來 3 年時間未能進入微信生態。同樣在2018 年,微信升級了外部鏈接規范,其中之一就是限制對特殊標識碼和口令信息的傳播,外部猜測其目標就是指向淘寶。

但我們看到,抖音后來成為了日活躍用戶超6億的超級應用。并自2020年10月開始,其關閉了第三方平臺來源的商品進入抖音直播的通道,商家不再能在直播中掛上淘寶等電商平臺鏈接。抖音徹底封殺外鏈,不愿再做淘寶的導流工具。

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廠間由互相屏蔽引發出壟斷戰火。今年初的“頭騰大戰”,抖音向騰訊發起了反壟斷訴訟。

我們看到,從PC互聯網時代再到移動互聯網時代,大廠們間“互不聯網”的戲碼愈演愈烈。作為用戶的我們,不得不復制著鏈接、淘口令切換到各種瀏覽器、APP中再打開。

用戶對互聯網巨頭之間的屏蔽行為怨聲載道。根據《中國消費者報》近期的調查,平臺封禁給超九成受訪者帶來影響,有超七成受訪者認為平臺封禁行為會侵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一位年輕用戶告訴我,她有時候在一些APP上(石墨文檔的外鏈等)好不容易找到一篇想看下去的長篇,結果看到第二章就因為走得是外鏈打不開看不了,“戛然而止的感覺令人心煩?!?/p>

宅家收拾打理自己的房間,林琳是小紅書上的一位家居、好物分享博主,時不時地,她會在小紅書上分享一些房間的溫馨照片,經常會遇到粉絲詢問房間里某款商品的鏈接。林琳說,這種情況下她已經不敢直接發鏈接了,“很容易被屏蔽限流,發店鋪名也可能會被限流?!?/p>

互聯網,正是因為“開放、平等、協作、快速、分享”的特點才稱之為互聯網,如今國內的互聯網平臺之間厚墻高筑,將Web倒退回APP層面,迫使用戶在不同APP將來回切換。

移動互聯網 “信息孤島”現象加劇。即使是百度這樣的搜索引擎,同樣受限于各個“孤島”的屏蔽,用戶很難檢索到全面的信息。比如一些重要的政務信息很難第一時間在百度上搜索到,大量政務類微信公眾號在百度上也無法被檢索到。

以“北京市稅務局召開《北京市關于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實施方案》新聞發布會”為例,百度上無法搜到“北京稅務”官方發布的信息,只能看到其他網站的搬運信息,但搬運信息往往有一定延遲。

同時,大量政務類微信公眾號在百度上也無法被檢索到。在百度搜索“北京發布微博”時可以搜到北京發布的微博官方賬號,點進去后可以看到該賬號最近發布的微博內容。當搜索“北京發布微信”時,無法搜到北京發布的微信公號。

一位經常需要查詢信息來工作的用戶王瑤告訴我們,APP信息孤島化給他的工作帶去了不少困擾?!敖洺K巡坏胶芏鄡热?,各個APP和客戶端的都搜不到,感覺信息都被圈在一個個APP里了,要查一個事情,巴不得查100個APP,對信息流通和搜索來說簡直是災難,想弄清一個事情,要花以往十倍時間不止?!?/p>

外鏈解除,破除信息孤島現象。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監管研究部主任李強治此前表示,工信部從不兼容、互聯互通視角出發去考慮,是對互聯網基本精神的一種回歸。

“互聯網本身就是互相連通的網絡,IP地址和域名構成的網址鏈接是互聯互通基本的紐帶,也是從一個頁面跳到另一個頁面的關鍵環節。對于最底層的網址,發明IP地址最基本的目的就是互聯網互聯互通?!?/p>

能有真正的用戶自由嗎?

9月17日,微信在“微信派”和“鵝廠黑板報”都發布了關于《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的管理規范》的調整聲明,這份聲明中強調“以安全為底線來推進‘分階段、分步驟’的互聯互通方案”。

而另一邊,抖音和淘寶也配合著微信做出一些鏈接分享的改變。針對此次“開放外鏈”,我們從不少用戶那里得到了 “聊勝于無”的反饋。

王瑤很關注這次“互聯互通”帶來的改變,但結果令他有些失望?!斑@次的互聯互通開放的太少了,有點像大家一起分微信這塊‘唐僧肉’一樣,本質上只便利了在微信跳轉看一些視頻和購物內容,實際上不是所有APP都把自身平臺上對用戶有用有價值的內容都開放了,該看不到的還是看不到?!?/p>

9月15日,中國青年報發文表示,此次各平臺按標準解除屏蔽,可以說是互聯網行業的一次初心回歸。讓互聯網重回互聯、共享的時代,對于用戶而言,可以有更多、更自由的選擇,對于企業而言,也可以在更多的競爭中不斷精進技術、完善服務。

包容、共享、互通,才是互聯網發展的正確方向。

南開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陳兵認為,平臺的互通具有多重利好,平臺自身可通過吸納第三方平臺的業務,完善自身生態,為用戶提供更便利的服務;但另一方面,互通實踐中,各市場主體,其在互聯互通過程中所耗費的成本與獲得的收益各不相同,這必將影響無法獲得有效回報的平臺經營者參與互聯互通的積極性。

但如果只是大的平臺在互聯互通中受益,反而不利于競爭活力的釋放,這也不是互聯互通的題中之義。

從用戶的角度而言,完全互聯互通的移動互聯網生態,對于降低用戶的轉換成本有很大的幫助。當前“解除外鏈”互聯互通帶來的改變,對用戶帶來的幫助微乎其微。

王瑤告訴我們,“這些APP都只愿意流量更大的平臺對自己開放,而不愿意把自己平臺內容開放給流量不如自己的平臺,所謂的開放,對用戶價值遠小于對平臺價值?!?/p>

各平臺對互聯互通有諸多顧左右而言他的種種考慮和擔憂,而用戶理解的互聯互通是什么樣的?

“我理解的互聯互通,是所有平臺的非付費內容都是互聯互通的,不是圈地為牢,擁用戶/創作者自重,而是以用戶的便利,使用的效率為先,這樣才是互聯網真正的開放價值?!蓖醅庍@樣暢想互聯互通。

他舉例說,“我能在百度搜索到微信公眾號,能搜到淘寶商品信息,直接購買,看到抖音內容,我在抖音能直接拼多多下單,在淘寶可以看到抖音直播,這才是真正的互聯互通?!?/p>

小紅書博主林琳說,如果全網平臺互聯互通,“當然是希望別那么容易限流,如果是平臺設置的這樣(全網互聯互通),對個人博主來說肯定是有益的,就可能在個人收入部分會有所提高吧?!钡膊淮_定,“這樣內容和初心會不會走偏?!?/p>

另外,我們繼續往下設想,按照工信部互聯互通的決策,超級APP內容應該向百度這些搜索引擎開放嗎?這又屬于互聯互通的范疇嗎?

當下,人們上網的主設備幾乎從桌面端轉移到了移動端,上網場景也從網頁轉變為APP,大家手機里擠滿了各式各樣的APP,購買的手機內存也越來越大,從原來的64G升級為128G、256G。

不過和網頁相比,APP確實賦予了開發者更多的權限,能夠打造自己的獨立空間,但也確實形成了無數個“信息孤島”。

9月24日,山東大學經濟學院一位教授就表示,關于平臺之間是否應該相互開放、互聯互通的問題有諸多爭議。問題的核心在于,作為一家企業,平臺經營者是否有義務對其他平臺開放自己的APP,允許其他平臺經營者借助自己APP內的用戶流量來發展業務。

反對者認為,商業經營不同于公益活動,平臺經營者擁有自主經營權,可以自主決定自己的業務活動,沒有義務去幫助其他經營者,特別是當對方和自己存在現實或潛在的競爭關系時;支持者則認為,當一款APP的用戶數量已經超過12億,并且已經變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離不開的工具時,它已經不是普通的應用軟件,而是和道路、水電類似的基礎設施,應該承擔向他人開放的義務。

平臺互聯互通問題已經引發了多起相關訴訟,成為擺在平臺經營者、主管部門和反壟斷執法機構面前的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而由于涉及相關平臺自身的切身利益,對于某一平臺是否屬于基礎設施的判定只能由主管部門或執法機構來做出。

另外,對于用戶而言,我們設想,如果全網互聯互通實現,用戶隨便點開一款APP,不用再游走于各個APP,就能一鍵觸達其他所有APP——不管是購物還是獲取信息的平臺,這無疑會帶來巨大的便利,但同時,這會不會更加導致超級應用的誕生,加劇一家獨大的壟斷現象,同時給用戶帶來臃腫的使用體驗?

在造成“信息孤島化”的APP討論之外,有互聯網從業人員告訴我們,“現在有的一小公司,它可以在微信上建群,建公眾號,導流到自己的企業網站。但他每天在抖音上的視頻播放量幾百萬,卻導不到企業網站進行轉化,這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大不互通?!?如果這樣的話,最后都逼著產品設計,不再考慮開發有外鏈的功能,正如抖音一樣。

我們知道,當下中國互聯網產業各領域已經面臨流量紅利獲取快速邊際遞減,都出現了增長乏力的困局,即使是拼多多這種流量裂變平臺,也遇到了流量瓶頸。當下的中小企業互聯網經營成本最高的就是流量成本。

如果一旦流量壁壘被打破,全面的互聯互通實現,各個平臺告別封閉生態的模式,能夠從其他平臺獲取更多流量,將出現新的增長空間,或將為這些企業帶來改革紅利和創新發展環境,促進中國互聯網產業高質量發展。

比如,當下微信公眾號的流量已經呈現下滑趨勢。因為這是一個封閉的生態,當這個生態的入口流量達到極限的時候,沒有其他來源的流量繼續哺育生態內的東西,那么這個生態的規模自然就會固定下來,走一個先膨脹后萎縮的路線。

一位內容創作者告訴我,“公眾號廣告分成單價在0.5元到1元之間,自媒體通過流量獲得的廣告收入不足以支撐其運營。但如果微信生態開放之后,微信公眾號可以獲來自搜索引擎的流量,內容創作者可獲得更多流量變現的收益。這對面臨變現困難的創作者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p>

但不管怎樣,以上所有這些設想和討論,都意味著未來的互聯互通,還有更廣闊的想象空間和挑戰,當下“解除外鏈”,也許只是一個開始。

寫在最后

從PC互聯網時代再到移動互聯網時代,互聯網大廠們間“互不聯網”的戰爭愈演愈烈。作為用戶的我們,不得不復制著鏈接、淘口令,一邊怨聲載道,一邊游走切換在各種瀏覽器、APP之中。

一直以來,國內互聯網巨頭過于注重在國內市場的 “內卷”游戲。

南開大學法學院教授陳兵就表示,平臺惡意“封禁”行為、“二選一”、數據的拒絕交易等,都是妨礙互聯互通的行為表現。

拒絕互聯網互通,這真的有利于國內互聯網企業在更大的市場做大做強嗎?

互聯網觀察家尹生曾談及互聯網平臺格局不夠大的問題。他認為,“在國內的互聯網環境中,商業巨頭平臺彼此屏蔽、相關平臺規則向自家內容(業務)傾斜的現象已經存在很多年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國市場足夠大,巨頭在國內即可獲得足夠的市場份額、經營業績、發展空間等,走出國內的意愿不強、難度也逐年加大。因此國內一旦出現競爭對手,他們就會進入防御狀態、護住自己的‘餅’,相互之間爭奪資源?!?/p>

此前,互聯網巨頭企業卯足了勁爭取自己的流量,在“強者恒強”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市場的自我調整機制完全被打破,因此政府部門不得不出手。

從阿里因“二選一”壟斷被罰 182 億元,到美團因取消支付寶支付遭到反壟斷訴訟,再到之后的《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指南》出臺,政府部門已經開啟了對壟斷企業的強監管,如今的放開外鏈也只是措施之一。

但其實,互聯網企業之間并非不能建立互相匹配的商業模式。

互聯互通之后,互聯網巨頭之間或許可以探索更多合作共贏的商業模式。在帶來用戶自由的同時,還可能重啟中國互聯網。

參考資料:

1.《封殺微信8年后,阿里為何又想互聯互通了?》野馬財經

2.《當微信的大門已打開,抖音的電商外鏈何時開?》未來消費APP

3.《解除鏈接屏蔽讓互聯網真正互聯互通》中國青年報 

4.《兼顧效率與公平,以互聯互通促進平臺經濟的共同發展》FT中文網

5.《屏蔽外鏈最后一天!你的微信可以刷抖音、逛淘寶了嗎?》InfoQ

(文中受訪用戶均為化名)

*本文圖片均來源于網絡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互聯互通外鏈微信分享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