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大健康
作者:漆葉青
編輯:劉聰 2021-09-27 21:04
[億歐導讀]

資本的“陪跑”造就了當下中國醫藥創新的新局面,但投資人究竟青睞哪類項目?創新藥創業者啟動創業需要至少具備哪些條件?資本如何與創新藥企共同創業?在這過程中,投資人與創業者又趟過了哪些“夜路”?

投資、金融、理財

題圖來自“公開圖庫”

《創投之巔——中國創投精彩案例》一書如是描述中國科技產業發展與創投行業的關系,“沒有人知道,在‘中國天使標簽’的背后,創始團隊和天使投資人相互扶持走過多少夜路?!?/p>

這樣的邏輯放之各大行業皆準,尤其是在以高投入、高風險著稱的創新藥領域。創新藥研發以十億美金、十年周期為計量單位,從研發到上市,每一關都是九死一生,如若沒有資本的遠見,這些風險將永遠無法填平。

一項數據顯示,從2015年到2020年,中國醫療領域的風險投資和私募基金投資從120億元攀升至1850億元,增長了近15倍,其中約三分之一的金額用于新藥研發。,

資本的“陪跑”造就了當下中國醫藥創新的新局面,但投資人究竟青睞哪類項目?創新藥創業者啟動創業需要至少具備哪些條件?資本如何與創新藥企共同創業?在這過程中,投資人與創業者又趟過了哪些“夜路”?

9月26日下午,在2021西普會舉辦的中國醫藥創新生態大會的圓桌討論上,來自投資界與產業界的代表圍繞這些問題進行了探討。其中,云南白藥健康產業股權基金總經理莫夢琳特別提醒道,“我們遇到一些科學家可能會比較容易給自己一種邏輯自洽,并且沉溺在自己的邏輯中無法自拔,而往往越自洽越容易陷入危險之中,也要提醒各位創業者其實要多多聽聽外界的聲音?!?/p>

哪些創新藥項目會是“香餑餑”?

關于新藥研發,業界一直流傳著“雙十定律”,即一款新藥研發成功需要耗時10年,耗資10億美金。而現在10億已經遠遠不夠,根據Tufts Center的統計報告,開發一款成功上市的新藥平均需要投入26億美元。即便投入加大,新藥的綜合成功率仍一路下滑,2018年這一數字下降到11.4%。

“周期長、成本高、成功率低”越來越成為藥物研發路上的攔路虎,要進入這樣一個高風險的資金密集型行業,究竟要具備哪些必要條件?哪些天生缺陷是可以事先直接避免的?

復健資本聯席CEO李凡將創業藥企分為幾大類型,一類是在Big Pharma的研發負責人自己出來做項目,也有一些是海外回國的科學家,另一類是在國內成功領導過商業實踐,此外還有一類由投資機構攢局來搭的一些項目。

在她看來,創業理論上隨時都可以開始,但公司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所需要的人的能力模型是不一樣的,對于這些不同類型的創業者而言,至關重要的一個能力在于,能否在公司不同的發展階段吸納不一樣的人才加入,同時是否具備足夠的能力對這些人才予以兼收并蓄。

拾玉資本創始合伙人曹堅也有同樣的看法,“從科學家道企業家雖然僅有兩字之差,但實際差別還是很大,而能不能促成這種轉型的關鍵就在于,管理組織能力的建設,創業者怎么去整合社會資源,加快和更好地讓產品跑出來?!?/p>

艾力斯醫藥董事會秘書李碩從實際且落地的角度提到了兩大關鍵點——產品立項和臨床端的國際化準備,要解決臨床未滿足的需求、體現產品獨特的差異化優勢,要與時間賽跑,提前完成一些配套的布局,包括臨床團隊的人才建設等。

4個月前,艾力斯醫藥自主研發的第三代EGFR-TKI甲磺酸伏美替尼(商品名:艾弗沙),與ArriVent Biopharma達成海外獨家授權合作協議,為此,艾力斯獲得4000萬美元首付款及ArriVent公司的部分股權,可高達7.65億美元的注冊和銷售里程碑付款,以及可高達兩位數的銷售提成。

“初創企業的人才建設肯定是逐步完善的,創新藥的專利周期本身就有限,這就相當于說研發多占一年銷售就少占一年,整個研發也在與實踐賽跑,建立一個完善的中美雙報團隊是必要的,可以增加投資回報率?!彼唧w說道。

云南白藥健康產業股權基金總經理莫夢琳則將其投資邏輯總結為“賽道、賽車、賽手”,賽道主要看行業是否處于上升期、以及企業所選擇的點是不是跟市場需求匹配的,賽車則指代企業的產品以及商業模式與行業內同類水平的對比,賽手則主要指代創始團隊的判斷。

常言,投資就是投人,隨著中國進入工程師紅利期,越來越多的醫藥創業者涌現,各有各的想法、路徑、技術,誰才是最靠譜的?在莫夢琳看來,臨床數據才是判斷一切的基準,“當然在新藥研發前期,可能真的也無法判斷,這時候我們會比較關注科學家的容納度、接受度,以及對挫折的承受能力”。

對于人的因素,莫夢琳還特別提到了一大誤區需要警惕,“我們遇到一些科學家可能會比較容易給自己一種邏輯自洽,并且沉溺在自己的邏輯中無法自拔,而往往越自洽越容易陷入危險之中,也要提醒各位創業者其實要多聽聽外界的聲音?!?/p>

創新藥投資也“內卷”,資本出錢也出力

從醫藥創新生態整體情況來看,資本提供的資金支持,讓動輒數億元的創新藥研發及臨床陷阱慢慢彌平,而且在實際的投資過程中,資本不僅出錢也出力。

“從今年來看,給企業最多的幫助還是找人,我們有專門的CHO(人力資源總監)幫背后所有的企業去招聘、涉及比較好的股權激勵方案——這樣對于人才既能招的進來又能留的下來?!辈軋灾赋隽耸坝褓Y本在增值服務提供中核心的一塊內容。

李碩進一步補充說道,由于投資機構對各類資源的涉獵面廣泛,包括藥企、CRO、各類型其他公司均有接觸,因此在各色人才的覆蓋面上會較為廣泛,對于創業企業不同階段人才資源的支持能夠提供很好助力。

除此之外,她還提到了投資機構對創業企業的產業賦能,“包括不管是在我們上市前還是上市后,我們的資方一直會給我們提供一些潛在的合作方對接,這一點對于企業的成長也是至關重要的”。

李凡則直言,隨著市面上優質項目逐漸變得稀缺,創新藥投資也漸趨“內卷”化,“現在投資機構去投項目已經不是投后才賦能了,在投前階段其實就已經開始賦能了!”

她以復健資本布局的一些標的作為案例,去年復健資本布局了一些生物制藥上下游的項目,包括培養基、分離純化的一些材料等等,而這些公司與復興體系內如復宏漢霖、萬邦醫藥等企業本身存在客戶關系,因此從一開始探討業務投資可能性時,其就幫助對接了一些產業資源。

除了產業賦能,另一大維度是渠道的支持和推薦。在莫夢琳看來,“藥能不能做出來是一個很重要的點,到后來臨床拿到了NDA以后、藥品要上市,這是個更重要的點,藥能不能賣得好?能不能搶占市場?能不能國產替代?能不能在全球范圍內競爭?每一個問題都很關鍵?!?/p>

她提到了另外一個案例,去年疫情期間,莫夢琳幫助此前投資的一家POCT企業對接了G20國際銷售的渠道,幫助企業在國內發展勢頭強勁的情況下迅速打開了國際市場。

當然,這樣迅速和精準的對接絕非偶然,對此,她強調說道,在資源整合方面,投資機構與投資標的要始終保持密切和充分的溝通,以及時、快速地了解到創業企業的需求。

本文來源于億歐,原創文章,作者:漆葉青。轉載或合作請點擊轉載說明,違規轉載法律必究。

創業投資邏輯自洽投資資本醫療投資創新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