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科技
作者:靠譜的阿星
2021-09-26 15:55
[億歐導讀]

“元宇宙”相對于VR進步在于,選擇利用智能手機算力和生態。

Oculus VR

題圖來自“公開圖庫”

文:靠譜的阿星

關于正處在資本造勢風口的“元宇宙”,很多人沒有分清楚元宇宙與VR、AR、智能手機、區塊鏈等方面的關系,本文結合自己觀察給予一些梳理。

(1)元宇宙概念與VR的關系

“元宇宙”是一個很炫目的概念,人們關注當然希望看到它不只是概念,而是看智能手機之后的又一個新興的產業。

嚴格來說,智能可穿戴設備一直被認為是手機之后的新終端載體,但是無論是智能耳機、智能手表以及2016年左右一度非?;鸬腣R(虛擬現實)眼鏡,要么是市場空間相對比較垂直不夠有想象力,要么是硬件體驗以及應用生態實在差的太遠,以至于VR本身其實在2018年除了有小游戲、直播、室內旅行以及結合全景技術的看房呈現之后,實際上并沒有特別大的場景突破。

VR本身作為一個產業雖然不溫不火,但只是蟄伏著等待時機(其實大家可以搜索到一些關于VR的垂直自媒體賬戶實際上這些年還有存活,說明這個產業本身是存在的),其中一部分創業者果斷放棄了有時延、內容相對不足的VR一體機,而選擇更有實操性的智能手機相結合的增強現實(AR),增強現實逐漸包裝成為了“元宇宙”(Metaverse)。

這也是為什么庫克不愿意用技術名詞AR而不是用流行的“元宇宙”來表達的原因。

之所以產生“元宇宙”這個概念本身是與西方宗教文化信仰有關的,他們認為宇宙起源于上帝的意念,所謂“上帝創世”其實是用意念進行活動實體化,在這種宗教的唯心世界觀之下很容易把呈現在視網膜之上的信息世界包裝成一個精神意義上的“宇宙”,這對于中國人來說的確是匪夷所思。

當然最近這些年大家都已經習慣使用諸如“漫威宇宙”之類的詞匯,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IP故事集合體”,這樣去理解其實不能不說切中了一些內容層面真相。

(2)主流AR產品的使用場景

簡單來說,這類AR產品(也就是目前火爆的“元宇宙”概念對應的具體產品)就是充分利用智能手機的算力和應用,直接映射或者投屏到類似谷歌眼鏡上。

目前元宇宙落地產品有Rokid ,字節跳動90億元投資一體機Pico(目前不知道是否與手機結合),目前進入到元宇宙產業鏈的玩家實在比較多,但是要想超越VR機打開所謂內容和應用層面的“多維宇宙”,AR產品必須與手機進行結合。

不妨描述下這樣一個場景:

人們把手機和AR元宇宙產品的藍牙進行了鏈接,或者放置在一個專門的投屏設備之上(充電)后,然后戴上AR眼鏡,調整好自己的近視度數,對好自己的瞳孔焦距就能在視網膜上看到自己手機上應用,手上那一個紅外發射器一樣的按鈕,可以點擊“眼睛”前看到的應用比如抖音,就可以刷抖音短視頻,也可以點擊微信選擇一個朋友進行聊天進行視頻通話等等;也可以返回桌面點擊愛奇藝追劇...... 

總之AR巧妙的回避了VR所需要的自研算力(尤其使得設備戴在頭上非常重),也避免了重新基于一個新的可穿戴設備開放相應的APP應用生態,畢竟開發者生態本身是比智能硬件開放更難達到的事情。再加上目前用戶既然能夠通過APP達到較好的體驗,比如上文所提到的游戲、遠程看房、直播等其實手機都可以滿足,VR既沒有辦法超越手機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也沒有辦法使用很高的市場教育成本來改變主流用戶基于手機的媒介接觸習慣。

(3)AR作為元宇宙與智能手機的關系

手機因為有了移動互聯網的加持,是人類歷史上使用門檻最低、功能最豐富、商業價值最大、應用生態最成熟的媒介,也是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其載體本身所帶來的社會影響比電腦要大N倍?,F在說要有什么新的硬件載體能夠顛覆手機,看起來的確是有些癡人說夢,不過,以AR為主攻方向的元宇宙務實做法是:

“打不過就擁抱?!?/strong> 

正是這種產品開發和突破的思路也就決定了智能手機本身成為了目前可穿戴AR產品的“天花板”;但是由于手機的天花板足夠的高,并且APP的原生應用體驗足夠的成熟,AR產品本身既有足夠的“噱頭”,又可能彌補一些手機在有形屏幕2D呈現的不足,比如在欣賞照片、社交視頻以及在玩游戲等場景之下,AR的映射“次生應用”的確能夠獲得更“爽”的立體呈現效果,這或許是Facebook所成為所謂“元宇宙”先鋒的原因,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話,就會知道其實幾年前的VR風口也是Facebook炒起來的,這是由于Facebook的核心業務實際上就是社交關系鏈之上的Ins、視頻、游戲等,借助于元宇宙對其核心產品線進行整合。 

從Facebook積極部署來看,不出意外的話,騰訊遲早也會跟進元宇宙領域。

(Facebook對于VR\AR投資可以看出上文提到,元宇宙概念吸引了VR產業一些教訓)

 值得一提的是,元宇宙以手機為服務器和基礎硬件來延伸業務的落地做法,其實是和區塊鏈非常相似的。

 大家知道區塊鏈本身是有與目前移動互聯網路線完全不同的路徑的宏大追求的,其實比特幣本身就是一套線上繞開現實貨幣的虛擬金融的交易系統,主張的是分布式記賬以及去中心化方式本身地區能夠彌補互聯網本身的數據污染和平臺壟斷化的弊端,但是如果區塊鏈不結合手機應用做的交易市場、用戶參與挖掘機制以及各種手機應用構成的社區的話,壓根沒有辦法使得比特幣以及其他數字代幣形成充足的流動性,也就很難真正意義上實現落地;甚至如果不結合相應的手機算力的話,其線上的并發交易筆數也將體驗極差而失敗。 

正是沿著這樣的路徑,元宇宙基本上也把區塊鏈社區對用戶參與的獎勵和兌換機制也引入進來了,有意思的是,Facebook本身也區塊鏈Libra的積極推動者,其實既然虛擬貨幣本身是挖美元的墻腳,美聯儲肯定不會讓其成為互聯網世界之中的通貨的,這從一開始就決定了區塊鏈虛擬貨幣的結局,這里扯遠了。但Facebook考慮區塊鏈能和AR眼鏡上的游戲等行為結合起來。

另外Roblox Studio設計沙盒游戲實際上也是可以使用虛擬的robox貨幣供玩家在游戲世界里構建虛擬的現實。

戴上AR眼鏡就是在“挖礦”,以此和玩智能手機進行差異化,這格局確實大了(但是,自9月24日起,在國內已經規定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非法,相關挖礦行為已無可行性)!

畢竟處在融資和資本市場造勢階段的元宇宙,要想向投資人路演其商業價值,往往會把手上所有牌都壓上上放在一個概念里打開投資人的想象空間,從而提升自身的估值。 

正是基于手機為基礎軟硬件的模式,AR或者元宇宙玩家只需要做好手機與智能眼鏡的映射投屏(適配)就可以了,結合了移動互聯網的應用成果和豐富的內容,而不是像過去開發VR那樣另行搭建生態,成功率更高;與此同時也化解了線上虛擬內容需要強大的算力支持和云服務支撐方面基礎設施,從而成為資本市場讓人興奮的產品創新。 

不過手機本身自成一體,人們是否會需要AR或者元宇宙的硬件產品帶來新體驗,還需要得到市場驗證,但肯定會在娛樂領域率先爆發。對于阿星這樣近視800°的文字工作者來說肯定不是很實用,類似《頭號玩家》那樣把自己的戰場和興奮點放在虛擬世界里是不是對于人生是更爽,還是更喪?這個問題比較復雜,還是交給社會學家吧!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智能手機宇宙起源VR區塊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