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產業/工業
作者:北京大學 劉俏
2021-09-24 21:01
[億歐導讀]

碳中和與中國經濟增長邏輯。

碳中和

本文來自: 北京大學 劉俏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日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并發表重要講話,提出全球發展倡議,強調攜手應對全球性威脅和挑戰,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習主席在講話中指出:“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需要付出艱苦努力,但我們會全力以赴?!?/span>在發展中不斷細化的“碳中和”目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哪些影響?

本期北大參考欄目與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合作,分享劉俏教授以“碳中和與中國經濟增長邏輯”為題的相關論述。

碳中和與中國經濟增長邏輯

文:劉俏

我們正處在一個新的文明形態的開端,在過去幾年的時間特別是疫情后大家都在思考,人類文明該往哪里走?未來社會發展以及行業經濟的大方向在哪里?在經歷了40年高歌猛進的經濟增長之后,在那些我們曾經熟悉的增長路徑不再適用之后,中國經濟有沒有可能再創造一個奇跡?

今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提出:“中國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需要付出艱苦努力,但我們會全力以赴?!?/strong>

為什么碳中和突然間被放到這樣一個位置上?我認為,在未來30年、40年、50年時間里,我們找不到比它更宏大的故事。在未來很長的時間里,這個故事本身是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底層邏輯。

碳中和提出的戰略意義與時代背景

當我們衡量文明形態的時候,通??磧蓚€特征:第一,我們使用的能源是什么,第二,我們通訊和出行的方式是什么。也就是說,我們用能源和通訊與出行的形式來界定文明的形態。

碳中和是中國正式宣布向新的文明形態展開沖擊的開始,新發展階段經濟增長動能和增長模式劇烈變革的時代已經來臨。

碳中和目標提出后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它也有著重大的戰略意義。

  • 第一, 對我國長期高質量發展有重要意義,有助于我國經濟以更加可持續、對社會和環境更加友好的方式實現長期、穩健增長,從而兼顧長期目標和短期目標。

  • 第二,意味著我國經濟增長方式和增長動能將發生巨大變化,同時有助于克服能源進口依賴。

  • 第三,做出碳達峰、碳中和的重要承諾,體現了我國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責任擔當,有助于進一步提升國際影響力。

那么,為什么是這個時間點提出碳中和?在提出構建新的發展格局、尋找新發展動能的情況下,提出碳中和?

在回答這一問題前,我們需要了解一個背景。我們需要對過去四十多年的中國經濟發展形成一個理性認識。

過去四十多年的時間,中國經濟經歷了一個高速增長的階段,年均GDP增速達到9.4%左右。我們可以用索洛模型作為理論來解釋中國經濟高速增長階段的現代增長。

根據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索洛(Robert Solow)提出的“索洛模型”,經濟增長中資本和勞動力不能解釋的部分,索洛把它歸結于技術進步和機制、體制創新所激活的要素使用效率的提升,也就是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也就是說,勞動力增長率+資本增長速度+全要素生產率增長速度構成一個國家經濟增長速度。

在過去的四十年,中國創造了一個經濟奇跡,主要原因在于我們完成了工業化進程。過去四十多年高速增長,一方面可以由要素(勞動力和資本)投入的增長來解釋。

要素投入方面,我們經常提到“人口紅利”,過去四十多年,大量的勞動力源源不斷地投入到工業化過程中,對中國經濟增長起到很大的推動作用;在資本方面,中國也有一個重要的制度創新。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通過基建、房地產、土地等投資,形成了大量固定資產,再以這些資產為抵押品形成銀行信貸,極大地推進了我國社會信用擴張,加速了中國經濟“貨幣化”和“資本化”程度,為中國經濟提供了非常稀缺的資本要素。同時改革開放前三個十年,每一年全要素生產率增長速度基本上在4%以上。

因此,在整整40年時間里我們維持了9%以上的GDP增長速度,背后的大背景是中國在推進工業化進程,而中國也在2012年超過美國、日本、德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制造業大國?,F在,我們的第三產業的占比已經遠遠超過第二產業工業。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進入了工業化的最后階段,或者說已經完成了工業化進程。在此背景下,全要素生產率增速降下來了,這時經濟保持比較高的增長速度有一定難度。

那么,我們就需要思考和解答,中國在工業化進程結束之后,在全要素生產率增速已經降到2%左右時,未來20年、30年、40年、50年的發展動能究竟在什么地方?這就是為什么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上,將提出碳中和提到如此高的位置的一個大的經濟社會發展背景。

再創造一個經濟奇跡的五大新動能

再工業化,新基建,大國工業,更徹底的改革、開放帶來的資源配置效率的提升,以及碳中和。

這五個要素合在一起之后有可能會帶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和全球經濟社會發展的第二個奇跡,即一個國家完成了工業化進程之后還能保持比較高的增速。

第一,中國經濟的“再工業化”,也就是“產業的數字化轉型”。

利用互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驅動產業的變革,可以帶來全要素生產率(TFP)的大幅提升空間。

第二,“新基建”—— “再工業化”所需的基礎設施。

圍繞產業變革、產業互聯網所配套的基礎設施建設,如5G基站、云計算設備等。我們測算過5G基站的建設大概需要五年時間,總投資是1.3萬億人民幣,每年將近3000億人民幣,會帶來大量的投資機會。

第三,大國工業。

到現在為止,雖然我們已建成全世界最完整的工業門類,占到全球總制造業的29%左右,美國是16%,日本10%。由于疫情后我們恢復比較早,制造業情況會比過往好一些,但是在一些關鍵的零部件或技術上我們還無法形成“閉環”,未來諸如民用航空、航空發動機、集成電路等的發展也會帶來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的可能性。保持一定比例的制造業,有利于全要素生產率的進一步提升。

第四,更徹底的改革開放帶來的資源配置效率的提升。

推動全要素生產率主要靠兩點:科學技術進步和更好的激勵機制的建立。除科學技術外,“制度改革”和“進一步的改革開放”能形成一個龐大的制度紅利空間,合在一起也許會創造出“全要素生產率較高增速”的奇跡。這是中國經濟全要素生產率保持一定增速最重要的源泉。我們現在投資效率不高,假如將投資效率潛能釋放出來,通過更徹底的改革舉措,通過競爭中性的原則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等,在此情況下,中國是有可能在未來再創造出一個新的奇跡的。

第五,碳中和是全要素生產率增速的來源。

除了上述四大動能之外,碳中和可能是一個更為重要的答案。碳中和巨大的投資量,也決定了它比以上四大動能有著更大的影響力、穿透力。

國際可再生能源署(IRENA)在2021發布的年度報告中強調,為了符合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規定,全球需要在2050年左右達到二氧化碳凈零排放(2019年全球二氧化碳凈排放大約為340億噸),按IRENA測算結果可得出,2021-2050年內全球的總投資規模至少須約達131萬億美元之巨。我國目前碳排放規模大約為100億噸,占全球比例約為30%,若IRENA測算正確,那么我國實現碳中和需要投資規模達255萬億元;其他的估測也都在百萬億級別。

如果到2060年中國要投255萬億人民幣,每一年的投入基本上占到GDP的3%,以2020年為例,就相當于要投入約3萬億人民幣,那么它對整個中國產業結構,經濟社會的沖擊會比我們想象的要劇烈得多。

2021年正好是中國加入WTO的第20年,過去20年我們實施對外開放,加速了全球價值鏈的整個大循環體系的形成和運轉,未來30年、40年、50年,發展故事往哪里走?

也許,新基建是一個故事,數字化轉型是一個故事,為什么碳中和突然間被放到更高的位置上?因為我們找不到比它更宏大的故事。這個故事本身,能支撐未來很長時間經濟社會發展大的底層邏輯。而將這個故事放在更長的時間維度,就可能上升到了界定文明形態的高度。

人們對碳中和存在的幾大認知誤區

首先講一個背景,碳中和的兩個數字“30、60”中的“30”——2030年達峰,數字是108億噸,這108億噸凈排放量是怎么來的?

2030年中國單位GDP的能耗要比2005年降低65%以上,這是在“十四五”規劃中提出的目標。這種情況下從2005年的能耗倒推出2030年的能耗,同時預測一下2030年的GDP大概是什么增速,基本上就是得出了108億噸。

這個數字意味著什么?我們從108億噸降到0、從碳達峰到碳中和只有30年。而美國從61億噸降到0預計用43年時間(2007年達峰,目標2050年碳中和),歐盟從45億噸到0,中間有60年時間。

換句話說,中國要完成這個使命,所經歷的變革,不管是技術變革還是經濟社會變革肯定是最劇烈的,我國從碳達峰到碳中和的碳減排斜率最陡峭。

從這個角度講挑戰非常艱巨,然而這背后有很多人容易將其只是列成一個技術問題,這是第一個認知誤區。

我堅持一點,碳中和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更重要的是一個經濟學、管理學問題。

簡單舉個例子,有人說把能源全部變成非化石能源,比如全中國都用水力發電、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把高排碳行業的火力發電產能降下來,但是這背后涉及到的是經濟均衡問題。

以鋼鐵行業為例,據統計,中國鋼鐵行業的二氧化碳排放占量到全國二氧化碳排放的18%,如果要用風能、太陽能完全替代火力發電,那我們需要的鋼的產量,跟現在需要的鋼產量是一個量級的。從這個角度講,這就不是簡單的用A技術替代B技術的問題,需要做整合分析。

另外還有一點,我們國家存在著區域發展不均衡的問題,比如說在內蒙古減排跟在江浙地區減排,假如說同樣的成本,內蒙古的壓力會很大,因為主要產業結構、主要的就業來源是跟火力發電、煤炭相關聯。

這種情況下我們要采用什么樣的路徑,制定什么樣的技術和產業政策,以及要用什么樣的碳分配交易設計?總而言之,碳排放權本身是一個稀缺資源,但怎么去配置這個稀缺資源,對這個問題的研究應該說剛剛開始。

對碳中和的第二個認知誤區是,碳中和主要涉及二氧化碳排放占比高的行業。

大家會認為以二氧化碳排放最大的八個行業作為出發點,比如電力占中國二氧化碳排放44%,把這44%搞定了,碳減排目標就大大逼近終點。但是有一個邏輯,現代國民經濟體系下,任何行業之間是通過投入產出關系互為上下游,一個行業會通過傳遞效應把影響傳遞給別的行業,最后影響到整個經濟總體。

畢竟現在中國有1.45億個微觀經濟單元,構成了非常復雜的生產網絡,不能局限地把某一個行業看成孤島。從這個角度講,我有一個簡單判斷,減排、碳中和,不能只盯著火電行業,應該考慮誰是真正的節點行業。

此外,碳中和主要涉及生產型行業,與消費主導型行業關系不大是大家對碳中和的第三個認知誤區。

我們把視線從生產端轉到需求端,有大量研究表明,真正家庭的消費占到整個二氧化碳排放的65%以上,出行、住宅能源使用和食品構成了家庭二氧化碳排放的關鍵來源。所以在中國要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必須是從生產端,從需求端同時下手的綜合性的方式。這意味著未來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可能會發生根本的變化。

第四點認知誤區,碳中和是經濟社會發展新的約束條件。

一些學者會認為中國經濟要發展、同時要傾斜,不用化石能源成為了一個約束條件。但是其實在這個愿景下,圍繞著碳排放可能會出現一個技術范式的徹底變革,或者社會生產、生活方式的變革。我們用經濟學語言講就相當于就是生產函數和消費者效用函數會完全變化。

過去,我們現有的關于經濟學、管理學的認知都是基于工業文明時代的?,F在進入一個新的生產函數、消費者效用函數時代,是不是我們未來不能把它僅僅看成是約束條件,而是看作推動社會和推動文明形態更替的根本力量。

最后一點關于碳中和的認知誤區,是通過全國性的碳排放配額交易體系形成統一碳價格。

統一碳價沒有考慮到區域發展不平衡;現在通過多余配額在碳交易體系交易形成的碳價格面臨波動大,流動性不足的問題;另外,碳排放權免費發放本身也可能扭曲碳價的定價邏輯。

碳中和下中國經濟轉型模式和路徑

在碳中和目標下,中國經濟轉型模式和路徑在哪里?

第一,要找碳節點行業。

各個行業之間是通過各種各樣的市場交易互為上下游的,這就構成了一個千絲萬縷的網絡。通過對這個網絡進行分析,可以找到所謂的“節點行業”,這些行業本身在整個國民經濟體系里處于關鍵位置,跟眾多的其他行業發生關系。把節點行業找出來,針對這些節點行業制定產業政策,做技術變革,它的影響會通過網絡傳遞出去,形成一個倍數效應。

第二,改變行為方式非常重要。

舉一個小例子,諾貝爾經濟學獲獎者Richard H.Thaler有一本研究行為經濟學的暢銷書叫《助推》,描述了一些不花錢但改變人們的行為模式的方法,可以思考通過這種方式達到政策的效果。

比如,麻省理工學院的Allcott做了一個試驗,每個月住戶會收到電力公司寄的帳單,假如在賬單里嵌入一個額外的信息:小區平均每戶用電量是多少,最相似的鄰居用了多少度電。這兩個信息加入進去之后,這種社會比較會導致人類行為方式發生變化,個人會把自己的行為跟公眾行為做比較,隨后有意識地減低對電的使用?;旧霞彝ビ秒娏磕芙?%,相當于把電價提高了百分之十幾帶來的效果,類似的這樣的行為干預方式非常之多。

第三,建立有效的碳價發現機制是關鍵。

碳價格的發現機制背后是很重要的藍海,有區域性、差異性的碳價,才能真實反映二氧化碳的排放權,以及其對經濟生產活動的影響。

總之,碳中和目標的實現,要靠萬千市場微觀主體、靠每一個個體共同努力。某種程度上,這也是中國經濟成功的底層邏輯。我們依靠大量的市場微觀主體,企業家們用他們對未來的理解,對商業的理解,把行業之間的關系建立起來,同時把鏈條做得更加夯實和扎實。

新興文明形態確實會帶來很大的機遇,但是背后的路徑如何勾勒,不僅僅是靠政府、靠頂層設計,最終落地實現的是市場的微觀主體們。中國改革開放最大的成就之一就在于用了四十多年時間催生出1.45億個微觀經濟單位,這些微觀主體通過市場交易,將各個行業連接起來,形成國民經濟體系內的生產網絡。

生產網絡的密度隨著微觀主體的發展,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發展,密度越來越大。這樣國家的產業改革以及行業的技術變革通過生產網絡溢出到別的行業,產生乘數效應,這是中國模式成功的重要原因。保持中、小、微企業的活力,維持生產網絡的暢通運行,是我國實現又一個經濟奇跡的微觀基礎。

展望2035年的中國經濟和中國產業

如果我們透過更長的時間維度去用理性的方式判斷中國經濟,我們將會有不同的解讀?!妒奈逡巹澗V要》在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上以99.21%的高票通過。光華管理學院光華思想力研究團隊有幸參與規劃編制的前期研究,三個課題的研究成果都入選國家發改委組織編寫的《十四五規劃戰略研究》一書,分別融入“總體思路”、“深化改革”、“城鄉區域”主題。

在該書中,光華思想力課題組的研究展望了2035年的中國經濟,它將呈現出令人期待的格局。關于未來的經濟場景,可以反映為一些更為具體的數據:

(一) 到2035年,中國的GDP按2018年不變價計算,將達到210萬億(注:按“十四五”“十五五”和“十六五”GDP年均增速分別為5.5%、5%和4.5%來估測)。

(二) 人均GDP將趨近3.5萬國際元(按2011年購買力平價計算),與現在中國臺灣地區和韓國相似。

(三) 居民消費率將從現在的39%提升到接近60%,其中服務消費在總消費中的占比將從目前的44%提升至60%。

(四) 到2035年,中國還將擁有接近6個億的“90以后”(即1990年后出生的人口),接近3億的受過大學教育的勞動力人口。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為中國制造”將取代“中國制造”。與此同時,高質量的勞動力將為中國的產業升級提供創新和人力資本的保障。

(五) 此外,還有一些數據值得關注:2035年金融資產的總規??赡苓_到840萬億(按照金融資產相當于GDP的4倍來計算,現在這個比例已經是3.9倍);居民消費122萬億,其中服務消費達到73萬億;醫療大健康增加值達到21萬億(相當于GDP的10%,與現在歐盟的平均值相當);金融行業增加值達到16.8萬億。

……

需求端的巨大變化將決定2035年的產業格局。未來的高速增長機會將在以下這幾大產業里出現:新興工業(包括高端制造業、IT制造業和清潔能源);新消費(包括電動汽車、娛樂產業和教育產業);互聯網(包括電商、游戲和金融科技);健康產業(主要包括醫療健康服務、醫療保險)。

需求端無疑將倒逼供給端發生變化,這個過程將伴隨著新動能的釋放,整個中國經濟其實在未來的十五年,在轉型過程中有許多值得期待的內容。雖然轉型并非易事,但是值得期待。

以企業為主體的微觀基礎的變遷決定了未來的中國經濟會與現在有不一樣的格局??吹竭@一點,我們就看到了中國經濟的另一面,那更可能發生的未來。

以過往為序章,所有關于未來的答案隱藏在現在!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全要素生產率經濟碳排放國內宏觀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