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日常消費
作者:驚蟄研究所
2021-08-13 10:15
[億歐導讀]

“麻煩”纏身的亞朵酒店身上,正暴露出巨大的風險。

酒店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作者 | 雨谷

出品 | 驚蟄研究所


近日,隨著“阿里女員工事件”的持續發酵,此前數度沖擊IPO無果的亞朵酒店,又重新回到了人們的視線之中。

一邊是被卷入“違規操作”導致房客遭受侵犯的輿論漩渦,另一邊是登陸資本市場遭遇擱淺的尷尬境況?!奥闊崩p身的亞朵酒店身上,正暴露出巨大的風險。

被極力掩蓋的管理問題

在“阿里女員工事件”引起輿論關注的初期,就有聲音質疑,亞朵酒店在未經房客允許、未查驗訪客身份以及未登記身份信息的情況下,給涉事男性辦理了房卡。因此,亞朵酒店的違規操作與“阿里女員工被侵犯”有著直接的關系。

隨后,亞朵酒店分別在8月10日和11日連發兩次聲明,稱其不存在違規制作房卡的情況。但是根據正觀新聞8月11日的報道稱,事發地的濟南警方表示,并未認可亞朵酒店聲明。

面對亞朵酒店的聲明,也有比較“清醒”的網友直接提出新的質疑:如果女房客允許酒店方辦理房卡,那也代表涉事男性可以直接敲門進入房間,因此涉事男性根本不需要再單獨辦理房卡。

這兩份存在邏輯漏洞的聲明,也讓輿論開始高度懷疑,亞朵酒店一方正在極力遮蓋事件暴露出的管理問題。

曾任職于亞朵市場部的網友表示,亞朵90%以上都是加盟店,且大多數二三線城市門店都是翻牌的酒店,這意味著只有店長和副店長由總部培訓并委任,酒店的一線基層工作人員很有可能換湯不換藥。因此,如果前臺工作人員培訓不到位或是在執行環節存在管理真空,也很難保證不存在“違規辦理房卡”的行為。

事實上,這一管理問題正是亞朵酒店以加盟模式實現擴張帶來的潛在風險。

高效融資快速擴張,亞朵上市卻數度擱淺

公開資料顯示,從2013年到2017年,亞朵用4年時間開出了100家酒店。隨后幾年里,亞朵用了15個月完成了200家酒店的目標,又分別用了不到8個月的時間,實現了300家店和400家店的擴張目標。

亞朵快速擴張的背后,與資本的鼎力相助不無關系。

成立至今,亞朵共獲得了包括高瓴資本、君聯資本、德暉資本、去哪兒等機構和企業的5輪融資,融資規模超過15億元。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亞朵開出第100家酒店時,亞朵就已經獲得了4輪融資。其中,2016年C輪融資的投資方還包括阿里巴巴榮譽合伙人陸兆禧。

高效的融資和快速的擴張,讓亞朵很快將上市提上日程。2017年,亞朵董事周宏斌公開表示,亞朵將在三年左右登陸A股——但結果并不樂觀。

2019年6月,亞朵簽約中信建投證券做上市輔導沖擊IPO。但是在2020年1月,中信建投就宣布不再擔任亞朵的上市輔導機構,轉而由中金公司擔任輔導機構。然而在今年3月份,亞朵又突然宣布終止和中金公司的上市輔導協議。

有業內人士分析,亞朵數度折戟IPO的原因是因為其達不到A股上市的相關財務標準而被拒之門外。與此同時,亞朵對加盟模式的過度依賴以及和加盟商之間的積怨,也在亞朵上市擱淺之后,引發了新的經營危機。

加盟商倒戈,揭露亞朵“騷操作”

根據亞朵酒店的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亞朵覆蓋全國131個城市的在營酒店數量為608家,客房數超過了7萬間。在亞朵在營的這608家酒店中,加盟管理酒店達到了575家,約占總體比例的95%。

顯然,加盟管理酒店已經成為了亞朵的經營命脈。但是在擴張增速放緩的同時,加盟商們卻開始倒戈。

據行業媒體旅界報道,有亞朵的加盟商反饋亞朵招股書中提到的608家酒店,在今年一季度前實際在營酒店數量只有582家,部分酒店在3月底之前已經與亞朵酒店解約。加盟商還反映亞朵存在店長、前臺利用低價協議套賣會員卡,空住房分攤房費以及稅務開票不合規等多種屢禁不止的財務問題。

例如,亞朵對加盟管理酒店的店長有“會員卡銷售指標任務”。店長們為了完成銷售指標,會把從美團、攜程、飛豬等OTA渠道獲得的訂單,刨去房費傭金后在系統里改成會員入住。

有的亞朵店長為了讓散客從自己手中購買會員卡,還會用大量的“低價協議房”給前臺散客入住。而這些行為,對加盟商們的利益造成了直接損失。

據驚蟄研究所了解,每張會員卡名下產生的房費收入,由亞朵酒店總部抽走約35%,店長、前臺經理和前臺員工再抽走約25%,作為加盟商則只能得到不足40%的房費收入。

還有加盟商向媒體反映,亞朵酒店亞朵酒店為了拉攏加盟商投資,還故意壓低了單間客房運營成本——報表上顯示的單間客房運營成本為80元,但實際為150元以上,借此來縮短回本周期。

同時,亞朵在財務乃至稅務等許多方面都也經不起推敲,有中部加盟商向媒體透露,“當年亞朵合作的吳曉波會員卡,門店要按365元給客人開發票,稅點按365元出,而亞朵酒店卻按137元給加盟商開發票?!?/p>

收割加盟商、管理不善,連鎖酒店的通???

加盟商們的倒戈,一方面揭露了亞朵通過總部培訓并委任的店長,對于線下酒店管理的直接干預和利益侵害,另一方面也更加暴露出亞朵在酒店的日常經營中,存在管理不善的問題。其他連鎖酒店品牌身上,也遇到過同樣問題。

2016年,鉑濤、如家、華住等三家國內最大的連鎖酒店品牌,為尋求快速擴張導致加盟商利益受損,出現了“布點過近”、“財務混亂”、“霸王條款”等問題,也因此遭到了加盟商們的組團維權。

據媒體報道,2016年3月, 20多名7天連鎖酒店加盟商在長沙某直營店打出“向7天追回投資人血汗錢”的橫幅;4月,21家如家酒店沈陽加盟商到大連的全國加盟招商會現場“討說法”。5月,華住酒店集團200多位加盟商前往總部,就門店鋪張過快等一系列問題,要求與集團高層見面協商。

幾乎在“阿里女員工事件”被曝出的同一時期,一則關于“全季酒店男子半夜赤身闖入顧客房間”的微博熱搜,將華住集團旗下的全季酒店推上了輿論風口。而在此之前,全季酒店因為房門被陌生人打開而被房客投訴的事情時有發生。

7月20日,在鄭州遭遇特大暴雨當天,作為鄭州避險酒店清單中應急接待酒店的一員,鉑濤集團旗下的鄭州希岸酒店高鐵站店借機漲價,以超過平時3-5倍的價格對入駐顧客進行結算。隨后被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給予了50萬元的處罰告知。

除上述問題以外,屢禁不止的招嫖小卡片,也成為反映連鎖品牌酒店管理不善的一個重要證明。

對于連鎖酒店品牌而言,采用加盟模式實現快速擴張、搭配多品牌協同發展,固然能夠將業績越做越大,將市值、估值越做越高。但是一味地追求快速發展和規?;?,將加盟商當做收割對象,把房客當成財務報表上的數據,只能是給自己的品牌和企業埋下一個定時炸彈。

如何實現穩定業績增長,才是連鎖酒店們需要認真面對的專業問題。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亞朵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