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傳媒
作者:驚蟄研究所
2021-08-12 10:24
[億歐導讀]

事實上,面對酒桌這個修羅場,年輕人已經開始逐漸遠離“酒桌文化”。

酒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作者 | 小滿

出品 | 驚蟄研究所


最近阿里P7員工強迫女下屬陪酒并且涉嫌酒后性侵的事情,再度讓“酒桌文化”成為了人們議論的焦點。

有人認為勸酒陋習是阿里女員工遭受侵犯的誘因,也有網友分享了自己被“酒桌霸凌”經歷。但同時,還有許多“過來人”評論年輕人沒有接受社會的毒打,不能適應這些酒桌上的社會規則。

事實上,面對酒桌這個修羅場,年輕人已經開始逐漸遠離“酒桌文化”。

當“酒桌文化”演變成“酒桌霸凌”

作為世界上最早開始釀酒的國家之一,“酒桌文化”幾乎擁有和酒文化一樣悠久的歷史。但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當代社會的“酒桌文化”還是在改革開放后,從體制內逐漸蔓延開來。

在改革開放后,商業行為與政治有著不可分的緊密聯系。一些有限的重要生產資料和社會資源,往往掌握在體制內的個別單位手里,這時候就需要搞好關系來贏得競爭優勢。與此同時,八九十年代官僚作風盛行,講排場、比等級的官場風貌,催生出了以權力崇拜為核心的“階級意識”和潛規則。也由此發展出了勸酒、喝酒等強制性的行為。

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酒桌文化”從官場到商場,最終走向了普通百姓的生活,逐漸從古代社會一脈相承的政治行為,演化成了普通大眾心里的一種價值觀念和行為習慣,但這時的“酒桌文化”已經從“喝酒搞關系”變味成了“不喝酒就該打”的糟粕。

于是,在現代企業內部,拋開經濟效益和政治功能后的“酒桌文化”成了一種服從性測試和誠意測試,例如“你不喝就是瞧不起我”的這種酒桌上的道德綁架,成為了一種“酒桌霸凌”的具體體現。

僅僅是在一年前,北京市某銀行職員由于身體原因,婉拒領導敬酒被當眾扇耳光,并且遭到了在場同事的謾罵。當時這件事就引發了年輕人對畸形酒桌文化的集體聲討。

同一時期,貴州茅臺前董事長季克良在接受訪談時表示:“年輕人不喝茅臺酒,那是還沒到時候,20多歲還在玩,小孩子不懂事,不曉得需要好酒喝”。這一言論,也引發了年輕人的群嘲。

為什么年輕人如此痛恨“酒桌文化”?

因為當代的年輕人,在價值觀和社會行為習慣層面上,已經與酒桌上的“過來人”有了很大的差別。

“酒桌文化”不再重要

在商務酒局或者是企業內部聚餐時,不光是面對客戶和領導的敬酒要照單全收,乙方和下屬通常還需要通過主動敬酒、多喝酒的方式來表現自己對于對方的尊重,美其名曰“以示誠意”。

這種行為就像是現代社會的“投名狀”,被權力控制的一方,不光要放低姿態,還需要以嘔吐一地、醉酒一場等各種損害個人尊嚴的方式,換取權力控制者一方的喜悅和認可。

但是當代年輕人卻完全不屑于被權力所控制。

一方面是因為當代年輕人的大多數家族親友,已經經歷過“喝酒吃飯搞關系”的階段,多數年輕人并不需要自己通過酒局來對接社會資源。另一方面,是因為當代年輕人從價值觀認知上就天然反感“搞關系”這種不平等的競爭方式。

早在2015年,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針對3600多名企業青年開展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在決定個人成功的因素上,青年們普遍認為最主要是靠能力(78.3%)、個人的不懈奮斗(57.2%)、機遇(57.0%)和健康(54.2%)。而親友和家庭的社會背景(25.0%)、運氣(21.2%)、外貌(11.7%)、其他(2.2%)則被排最重要因素的最后4位。

這一結果也顯示出,在更加富足的社會狀態下成長起來的當代年輕人,和主要通過“請吃飯、拉關系”來獲取社會資源的上一代全然不同。對于年輕人來說,面對更加透明化的信息社會和逐漸完善的市場環境,需要在酒桌上“言傳身教”的“酒桌文化”,已經變得是不那么重要。

同時,隨著社會化媒體平臺的壯大和輿論環境開放,在面臨各種行業潛規則和受到不法侵犯時,當代青年也更擅長和敢于使用社交媒體等渠道對其進行曝光和反抗。這也讓更多職場新人在面對“酒桌霸凌”時,可以從別人的成功經驗中獲取對抗行業潛規則的辦法。

從“為別人喝”到“為自己喝”

在價值觀上的天然排斥之外,當代年輕人身上出現的新的行為習慣,也讓他們離“酒桌”越來越遠。

在娛樂方式匱乏且通信并不發達的年代,很多“上一屆年輕人”都只能在酒桌上度過閑暇時光和滿足社交需求。而文化娛樂生活富足的當下,“吃飯喝酒交朋友”已經不能滿足年輕人。

一個具有代表性的例子是,KTV作為曾經的娛樂+酒飲消費的一個重要場景,在最近幾年里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行業萎縮。

據《中國音樂產業發展總報告》顯示,傳統KTV數量在2016年時斷崖式減少近60%。加上2020年的疫情因素影響,當期KTV行業的整體客流量下降了70%-80%。同時根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7月,我國現存的KTV企業數量僅為5.8萬家,不及巔峰時期12萬家的一半。

在遠離酒桌和KTV的同時,年輕人也有了自己的“酒文化”,從“為別人喝”變成了“為自己喝”的飲酒觀念。

CBNData發布的《2020年輕人酒水消費洞察報告》顯示,年輕化已經成為酒水市場的重要發展方向,90/95后年輕人的酒水消費增長極具潛力,從消費人數和人均消費水平來看,90/95后消費者皆呈現增長趨勢,年輕消費者逐漸成為市場消費的主力軍。

值得一提的是,在積極擁抱酒飲消費的年輕人中,女性消費者在線上酒水市場異?;钴S。從整體年齡構成來看,90/95后女性消費者已經占據半壁江山,其中90后女性消費人數超男性,并且90/95后女性人數增速顯著高于男性消費者。

坦白來說,飲酒這件事對于越來越注重個性的年輕人來說,不再是一種“生存法則”或是工作能力,而是年輕人生活的一部分。就如同他們的休息時間和業余愛好一樣,不允許非主觀意愿下的任何強迫行為。這也是年輕人對已經落后的行業潛規則的直接宣判。

年輕遠離“酒桌文化”的現象,表面上體現的是年輕人群面對權力的不平等,敢于反抗舊有的社會規則。但也反映出,像阿里這樣的大型企業所采用的的管理“老套路”,或許已經不再適用于年輕新員工。

年輕人不再是俯首聽命的工具人,他們越是自嘲“社畜”、“打工狗”的時候,內心就越是厭惡不平等、潛規則。這一點,不知道阿里有沒有看到,但看到比沒看到更可怕。

本自媒體所涉及法律相關問題,由上海藍白律師事務所黃春歡高級顧問提供全面法律顧問服務。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酒桌文化文化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