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可選消費
作者:港股研究社
2021-07-30 11:19
[億歐導讀]

職業教育會否上演“內卷”戲碼?

教育/寫作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文 | 港股研究社

“今天準備熬到12點”,這是一位考研備考的朋友對筆者吐槽的心聲。

晚上10點,剛剛學習完4個小時課程的小薇,還沒來得及多休息,又開始了在家備考。

對于“考研人”來講,這樣的現象已經是日常生活當中的一部分,為了能夠考上心儀的學校,不得不開啟“培訓+自習”雙加持的模式。

透過現象看本質,在無數“學習人”的不懈努力下,也催生了職業教育的火熱。

日前,職業教育平臺「伯樂智才」,宣布獲得來自“蜀陽資本”數千萬Pre-A輪融資。不僅如此,隨著上半年在線教育行業的風聲逐漸“吃緊”,資本市場的投資眼光也逐漸發生了轉變,IT桔子整理的數據顯示,上半年教育行業融資總金額達到142.05億元,其中,有近半數的融資事件發生在職業教育和教育信息化兩個領域。

“雙減”文件的落地,更是加重了這一風向的轉變。

職業教育的“熱潮”浮出水面

與K12教育呈現出不同景象,職業教育賽道在上半年迎來了融資熱潮。

《2021年(上)中國在線教育投融資數據報告》顯示,2021上半年,最熱門的投資行業為在線職業教育,融資額為43.4億元。

上半年整個教育行業里,一些明星資本將目光轉向了職業教育和教育信息化兩個領域,其中,職業教育投融資規模事件達到46起融資,在教培行業融資事件中占比近半數,融資規模最大的粉筆教育也是以職業教育為主。

圖源:東方財富

騰訊投資10輪教育融資事件里,其中,魔學院、思博網絡等平臺的主要業務均為職業教育培訓。新東方5輪投資事件中,導氮教育、課觀教育均是職業技能培訓平臺。

步入7月以后,職業教育賽道的融資情況更為頻繁。超過千萬級別以上的投融資事件就多達5輪,高榕資本、高瓴資本、紅杉中國、鐘鼎資本等明星資本紛紛參與投資。

進入2021年,我國經濟逐漸回暖,新增注冊職業教育相關企業數量相較2020年有了明顯的提升。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截止2021年4月底,我國現有企業中,在營的職業教育相關企業超9萬家企業名稱或經營范圍含“職業教育、技能培訓”,其中,近7成成立時間在5年以內。

除教育賽道的投資風向側重職業教育,教育領域頭部企業的的動作布局也是向職業教育傾斜。

作為K12教育賽道的頭部玩家,高途率先打響了布局職業教育的第一槍。據界面新聞報道,早在2018年,高途旗下的考研業務就已經立項,2021年3月正式以獨立事業部形式投入運營。

2020年9月,高途進行優化升級,考研、金融、財會、公考、教師資格、出國留學、小語種等成人在線教育業務成為高途的側重點。

不只是高途,作業幫也在一年前開始孵化成人培訓業務——不凡。如今,作業幫的主要發展業務就是成人職業教育板塊。7月8號,好未來也正式對外披露成人教育品牌“輕舟”,旗下有針對考研、留學等子品牌的設立。

職業教育這個風口賽道開始慢慢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

藏于水下的推動力

隨著職業教育在市場普及度和認可度逐步提升,為無數玩家提供了更多機會。尤其當前社會的勞動力供需矛盾的轉換,更是蘊含了更多的市場增量空間。這些玩家持續布局的原因,或許可以從以下幾點來分析。

1、千億級市場再激發

2006年左右,為繼續大力推進“四大工程”的實施,走新型工業化道路和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服務,我國廣泛開展多種形式的成人繼續教育和培訓。

數據顯示,2006年,教育系統開展農村勞動力轉移培訓規模約3000萬人次,農村實用技術培訓約5000萬人次,其中,相關職業教育培訓院校達到1000多所,企業達到2000多家。

步入2020年,即使在疫情的影響下,國內職業教育市場規模依舊保持正增長,2020年市場規模達到1415億元,較2019年增加7.4%,隨著社會的穩定恢復及國家對職業教育的支持,預計2021年市場規模有望進一步擴大至1719億元。

2、政策推動職業教育

近年來,我國出臺多個針對職業教育行業的扶持政策,其中,今年6月,《職業教育法》迎來頒布25年頒首次大修,強調“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在政策的加持下,市場潛力進一步被激發,未來四年,職業教育將年均保持12%的復合增長率,到2023年將超過9000億元的市場規模,其中,學歷職業教育市場規模接近3000億元。

另外,隨著我國產業結構升級、經濟數字化轉型加快和過剩產能的逐步淘汰,帶來了勞動力需求的改變,我國對技術性人才的需求逐漸擴大,目前,我國高技能人才僅有5000萬人,與德國、日本等制造強國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據統計,我國職業技能型人才的缺口已經達到了2000多萬。

3、市場玩家轉型

”雙減”文件的落地,加速了K12在線教育玩家的轉型,職業教育的市場空間逐漸被放大。

一些原本深耕K12在線教育的玩家,紛紛出來發聲表示將轉型職業教育或發展職業教育新業務,其中,就包括高途,在微博回應中表示,“加大職業教育投入力度”。

4、就業環境需求轉變

近年來,我國企業和單位對從業人員的要求以及能力,都在做出轉變。此前,單位和企業對應聘人員只需滿足文憑方面的要求即可,對從業人員的專業技能以及其他方面的能力要求并不高。

但現在,企業和單位對從業人員提出更高的要求,不僅滿足文憑方面的要求,在專業技能和知識儲備都要得到滿足,這就加大了從業人員對專業技能以及其他方面的需求提升。

就以會計師為例,大部分企業對會計師的要求都需要滿足本科以上的文憑,同時還是具備專業技術證書,或者相關專業的資格證才能予以錄用。

職業教育會否上演“內卷”戲碼?

目前,盡管資本市場和政策都青睞職業教育行業,但快速發展的同時,一些隱患和風險也逐漸顯現出來。

熟悉職業教育行業的朋友知道,不同于中小學生課外輔導的是,職業教育課程涉及一些行業的準入門檻,這對于新入局者以及競爭對手的人才儲備以及課件資源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像二級建造師、注冊會計師,這些資格證的獲取離不開的都是考試,但對于很多非專業的人來說,自學比報班的難度更高,這個時候考試培訓就成了這些考生的關鍵“助推器”,而培訓所需要的老師以及課程資源、練習卷這些都需要前期的一定積累,這就促使企業通過不斷的挖人來奠定自己人才基礎。

另外,整個職業教育行業,實際上是看“天”吃飯,業績上的表現隨著淡季和旺季進行周期的更替,淡旺季的市場需求對于整個職業教育行業起到決定性作用。

每年的公務員考試、教師資格證、以及研究生考試這些舉辦的時間都有一定的間隔,在臨近考試,或者考試前幾個月,報考機構培訓的考生會大大增多。

不久前,發布半年報業績預告的中公教育,就遵循了這一邏輯,上半年凈利虧損預計為-1.5億至-5000萬元,其主要原因就在于上半年為業務淡季期,公務員、教師筆試面試結束后,二季度很難出現新的業績增長點。

新者入局、老牌升級,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將側重點放在職業教育,高途、作業幫、好未來一些深耕K12賽道的玩家,憑借著積累的資金和優勢,迅速打開了職業教育市場,并占領了一定的市場份額,而這實際上是加速了行業的競爭程度。

就如同當初的社區團購一樣,美團、拼多多、滴滴憑借著資金優勢,迅速占領市場,社區團購也變成了拼“補貼”、“拼資本”,但這對市場跟玩家并不受益,只會加重社區團購“內卷”。

如今,職業教育賽道與社區團購、K12在線教育行業存在一個共同點——競爭激烈、行業亂象難避免。新老玩家都在憑借自己原本的資源和品牌定位加深自身護城河,但這樣的做法會不會另職業教育重走K12在線教育的“內卷”之路?

當然,我們能夠看到的是,有的玩家憑借著職業教育實現彎道超車,就好比現在的高途、好未來一樣,有的企業則是叫座不叫好。

日前,華南職業教育在港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就遭破發,當日收盤股價下跌16.98%,而后的五個交易日內,更是連續走跌,也是充分的說明了這一點。

但長期來看,我國職業教育發展處于初級階段,正在進入十年發展黃金期,對于現有玩家以及新入局者,還存在較大的增長潛力和空間。不過,職業教育行業投資風向漸起的背后,也同樣存在隱患:一旦過度的資本和平臺涌入,”內卷“會否在職業教育上演,也給市場留下了頗多懸念。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K12培訓行業職業教育作業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