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日常消費
作者:節點財經
2021-07-30 10:21
[億歐導讀]

市值最小,上市最晚的太平鳥,其實也夢想飛得更高,而努力站穩時尚的潮頭,才是長期奮斗的目標。

衣服

題圖來自“公開圖片”

文 | 七公

出品 | 節點財經

 

作為“國潮六小龍”中最晚上市的企業,太平鳥(603877.SH)的資本之路走得頗為坎坷。

2017年初,勞心四年的太平鳥終于圓了自己的上市夢,誰料業績“變臉”如此快。

2017年-2019年,公司營收增速放緩、利潤縮水、大量關店,股價一路下行跌破發行價,并于2019年8月底創出歷史最低13.41元/股。

不過,隨著轉型陣痛期的結束,太平鳥業績重現復蘇態勢,其股價亦節節攀升,從去年7月底的14.62元/股,連續漲至今年7月中旬最高59.8元/股,累計漲幅超過300%,堪稱近年來A股最牛服裝股之一。截至7月29日收盤,太平鳥股價定格在50.73元/股,市值約241億元。

圖源:WIND數據

但在,我們都知道時尚是個日新月異的詞兒,消費者偏好動態無規律,太平鳥又該如何把握好未來的路?

01 “IPO好多年,我已經沒脾氣了”

1984年,浙江寧波的“小鎮青年”張江平進城學裁縫,憑借著一腔熱愛和勇氣,他僅用半年時間就把畫小樣、量尺寸、裁邊、鎖邊等這些縫紉基本功摸了個門清。

之后,他用3年時間晉升為服裝廠的營銷經理,地位僅次于老板與老板的弟弟,每個月工資大概200元。

一次逛街的時候,張江平看上一條100來塊的水洗牛仔,但捉襟見肘的生活費讓他只能敬而遠之,再看看開著桑塔納呼嘯而過的老板,張江平受到了強烈的刺激。

1989年過完中秋,張江平拿著父親支持的2000塊錢,開啟了自己的創業之路。而當時所謂的創業,其實不過是在天橋邊、地道口擺攤賣牛仔褲。

在那個物資匱乏、供應不暢的年代,靠著“什么好賣賣什么”的質樸經營哲學,張江平還是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在1992年聯合弟弟支起一個擁有6臺縫紉機和8個人工的小服裝廠,兄弟二人一個跑市場,一個管生產,什么流行做什么。

經過一段時間摸索,張江平總結出“小批量、多品牌、新款式”三大法寶,旗下產品成功打入到當地十幾家服裝商場,形成了一張有力的銷售網,迅速積累起近百萬資金。

與許多活躍在資本市場上的服裝行業領頭者一樣,張江平亦屬于品牌意識覺醒得較早的一位,其在1995年便注冊了“太平鳥”商標。

彼時,服裝市場各種男士正裝品牌大行其道,衫衫大王、西服大王、西褲大王等幾十個“男人的衣柜”群雄逐鹿,張江平借鑒在日本考察的經驗,另辟蹊徑向休閑男裝進發,小賺了一千多萬。

2001年,眼看休閑男裝重蹈泛濫之勢,張江平決定轉向女裝,他把服裝定位在“18-23歲的大姑娘”,每天上10款新裝。姑娘們的購買力絕對是最強的,太平鳥當年的銷售額就突破10個億。

圖源:太平鳥官網

企業規模的壯大激發了張江平對資本市場的渴望,尤其是后起之秀朗姿股份捷足先登,讓張江平的內心泛起陣陣漣漪。

2011年,太平年正式啟動上市流程。WIND數據顯示,當年太平鳥的營收已達到17.8億元,歸母凈利潤0.92億元。期間,熬過兩次股改,三年規范期,三年排隊期,直到2017年1月,太平鳥才開市鳴鑼。

“IPO好多年了,我已經沒脾氣了?!睂τ诹甑穆鲜新?,太平鳥董事長張江平曾說。

節點財經分析,太平鳥上市路漫漫,原因或是多方面的。

A股本身對服裝類企業IPO整體要求偏高,而2011年以來整個服飾行業二級市場增速下滑,處于調整狀態,增長較為緩慢;相對于男裝,女裝行業同質化競爭更加激烈、市場集中度過低、盈利能力微弱,太平鳥2017年凈利率只有6.34%,同期海瀾之家的凈利率高達18.29%,這都造成女裝企業上市困難較大,成功數量遠少于男裝企業。

好在,作為2017年第一家登陸A股主板市場的服飾企業,太平鳥勢頭猛勁,開盤后股價秒漲44%,市值突破200億元。

02 曾遭遇轉型陣痛,市值跌至谷底

縱觀太平鳥的發展歷程,和大部分服裝零售企業如出一轍,也經歷了快速成長、業績放緩和年輕化戰略轉型三個階段,同時伴隨著多元化,旗下品牌擴大到太平鳥男裝、太平鳥女裝、太平鳥童裝、樂町等多個時尚服飾及生活品牌。

圖源:天風證券研報

體現在數據上,2013年—2015年,太平鳥歸屬凈利潤分別為2.13億元、4.37億元和5.36億元,復合增長率接近60%,但自2016年起,無論是營收還是凈利潤增速,均呈現出快速回落的跡象,2016年更是大幅下滑31.05%、20.22%。

為此,從2016年開始,太平鳥加速向時尚化、年輕化靠攏,包括光顧“鳥人音樂節”,連續兩年亮相紐約時裝周,實力打造“太平青年”品牌IP,與引爆潮流圈的可口可樂、鳳凰、迪士尼聯名打造“國際化的中國風”,邀請易烊千璽、王一博、黃子韜等眾多流量明星做代言人……

總之,為了迎合90后、95后等消費群體,太平鳥做了一系列努力。

然而,產品轉型并非一蹴而就,且公司往往要面臨老顧客的流失。張江平深諳此理,“產品的新風格一定程度上沖擊了老顧客,而新消費群體由于缺乏對太平鳥品牌轉型后的認知有可能不愿意光顧?!?/p>

這導致太平鳥踟躕前行三年,規模幾乎陷入停滯。

據財報顯示,2017年-2019年,公司營收從71.42億元增長至79.28億元,營收增速從12.99%下降至2.8%;歸屬凈利潤從4.56億元增長至5.52億元,歸屬凈利潤增速從6.72%下降至-3.5%;2019年關店1012間,較2018年凈減少100家。

同時,疊加2017、2018兩年集中計提庫存跌價準備,存貨跌價準備占期末存貨余額存貨比例高達24.5%、28.6%,其凈利率由2015年9%高點降至2017年低點6.3%。

不盡如意的業績反饋到資本市場,太平鳥上市時的高光時刻僅僅維持了個把月,很快便在谷底長期沉淪,市值最低的時候只有60多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陣痛”的這三年間,張江平兄弟跟昔日“私募一哥”徐翔的澤熙系西藏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圍繞寧波中百,上演過一場控股權爭奪戰。

最終張氏兄弟放棄控股權,雙方和解,但張江平由于超比例持股未報告及在限制轉讓期限內買賣寧波中百的行為,被證監會給予警告,并處以120萬元罰款。

03 轉型顯成效,存貨高壓,太平鳥還有多少可能?

轉型成效在2020年有所顯現。

通過鞏固與天貓等平臺的戰略合作,推動零售規??焖僭鲩L,發揮優勢品牌賦能作用,及時關閉線下虧損門店等措施,太平鳥2020年上半年收入正增長, 表現優于朗姿股份、地素時尚、錦鴻集團等同業,尤其二季度業績復蘇力度超預期,且為公司近5 年來Q2最高增速,推動公司股價漲幅開始明顯跑贏大盤,一度達到 2019 年以來次高點,對應 PE(TTM)約 31倍和市值約 200 億,但11月由于雙 11 線上銷售未達目標等,公司股價出現回調。

2021年開始,隨著 2020 年報、2021年一季報相繼公布,其年度營收和歸屬凈利潤93.87億元、7.1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8.41%,29.24%;單季度營收和歸屬凈利潤26.7億元、2.03億元,同比大幅增長93.1%、2222.25%;外部則受益于“棉花事件”發酵、國潮崛起,聞風而動的資本大力助推其股價向上,于 4 月初再創新高,對應 PE(TTM)約 37倍和市值約 262 億。

圖源:國金證券研報

基金披露,截至6月30日,共有23只基金持有太平鳥,合計持有2167.86萬股,環比上季度增長3%;持股市值11.57億元,比上季度末增加1.47億元,在所有基金重倉股中排名200名之后。

強勁的股價走勢也為太平鳥的股東和高管們創造了眾多套現機會。

據節點財經統計,自今年4月末的短短三個多月內,太平鳥董事兼總經理陳紅朝、翁江宏,以及持股5%以上股東寧波鵬灝投資合伙和寧波禾樂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共減持約2609萬股,占公司股份總數的5.5%。

不過,在有所好轉的業績和扶搖直上的股價背面,太平鳥仍然要面臨庫存和原創力缺乏這兩道行業性難題。

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末,太平鳥存貨凈值接近22.6億元,較2019年末增加逾4億,增幅21.67%,高于營收增幅。公司近三年存貨周轉天數分別為208.77天、206.66天、192.9天,遠低于快時尚巨頭優衣庫和ZARA70天左右,應對速度相對遲緩。

太平鳥在年報中對“存貨”的定義“主要為庫存商品”。其庫存商品賬面價值占期末存貨賬面價值的比例為96.37%,占總資產的比例為25.46%。換言之,太平鳥擠壓了很多商品。

公司亦坦言,“在以后經營年度中,如因市場環境發生變化,競爭加劇等原因導致存貨變現困難,仍面臨較大的存貨減值壓力和跌價風險?!?/p>

此外,2020年報里還顯示,太平鳥的應收賬款逾7.78億,較2019年末增加了24.11%。應付賬款逾20億,較2019年末增加了18.90%。說明公司資金端兩頭承壓。

針對庫存壓力,太平鳥認為這主要源于品牌和消費者之間的鏈接斷裂,公司為此在2020 年啟動科技數字化轉型項目,希望通過科技數字化手段,實現數據驅動的數字化運營和數字化理性決策,促進整體經營效率的提升。

但就現狀而言,這一策略尚沒起到太大效果。2021年一季度,太平鳥的存貨規模依然居高不下,達到21.49億元,較上年同期增加31%。

原創設計力匱乏在太平鳥身上也比較突出。

7月16日,視覺藝術家Joshua Vides在自己的Instagram上指控太平鳥男裝在未獲得授權的情況下生產和銷售印有自己名字的產品。

往前梳理,太平鳥曾多次卷入抄襲風波。

比如,哈利波特的聯名款被曝出“借鑒”韓國品牌unalloyed,大理寺日志以及李燦森聯名項目中被質疑有視頻和插畫抄襲他人作品,售賣款式與大熱的Moussy、offwhite和小眾的一系列國牌高度相似等。

從研發投入和銷售投入的多少來看,太平鳥遭遇上述風波似乎亦有跡可循。2020年,公司研發費用1.16億元,銷售費用32.73億元,銷售費用是研發費用的29倍。

而在成長20余年后,除了力爭變得更潮,更對年輕人的口味,如今的太平鳥有意試水國際化。

去年10月22日剛落成的太平鳥時尚中心為2020寧波時尚節啟幕,張江平透露了一個大計劃,“時尚品牌的市場是很龐大的,公司夢想成為24小時亮燈的企業,做全球生意?!?/p>

站在資本市場的視角,太平鳥也確實需要用國際化來強化股價支撐,畢竟目前近30倍的動態市盈率,雖然大大低于有醫美加持的朗姿股份的95.4倍,卻高于歌力思的18.5倍和地素時尚的15.87倍,也高于其24.46的估值中位,已經處在一個較高的水平線上。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太平鳥張江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