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
可選消費
作者:連線Insight
2021-06-02 10:20
[億歐導讀]

營收和毛利率都不低,為什么它還缺錢?

愛回收

題圖來自“原創圖片”

來源:連線Insight

作者:鐘微

編輯:子夜

計劃多年,愛回收終于正式向上市發起沖擊。 

近期,愛回收品牌母公司萬物新生集團在美提交IPO招股書,計劃于紐交所上市,股票代碼“RERE”。 

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萬物新生全平臺成交的二手商品超過2610萬件(不含京東備件庫業務,下同),同比增長46.6%;全平臺GMV為228億元,同比增長66.1%。 

另外,公司整體營收達到56.8億元,同比增長49.4%;公司整體毛利率從2018年的14.1%提升至2020年的25.7%。 

可以看出,這是一門極其賺錢的生意,但較為殘酷的事實是,萬物新生已經持續三年虧損,累計虧損已經達到13.8億元。 

萬物新生財務情況,圖源招股書 

在國內二手電商市場,頂著閑魚、轉轉等競爭對手的壓力,萬物新生沒有強大的線上流量入口,用戶增長放緩、線下業務成本高昂,需要大量資金持續投入。 

如今它的資金問題難掩,現金流已經走到危險的境地。招股書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萬物新生賬目上僅剩余1億美元現金及等價物。 

在這種情況下,上市成了一個自然的選擇。盡管它目前的狀況,并不一定能夠靠二手電商支撐起市盈率與高估值。按照其創始人兼CEO陳雪峰此前的表示,40億美元到50億美元的估值是公司進行IPO的基本線。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愛回收品牌已經正式替換成萬物新生,提交上市申請前夕公司名稱也正式改為上海萬物新生環??萍技瘓F有限公司。 

結合當前全球“碳中和”概念、“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概念大熱,物新生急迫地換上了“中概股中的ESG第一股”的“新衣”,而這又能獲得多少認可? 

連年虧損,萬物新生燒錢兇猛

萬物新生沖刺上市充滿著爭議,一個核心話題是:二手電商是一門賺錢的生意,但為什么萬物新生依然入不敷出?

其招股書披露的多項指標顯示,萬物新生的虧損困局與其背后模式有關。 

財務數據顯示,萬物新生的收入處于逐年上升的趨勢。2018年-2020年,該公司的收入分別為32.6億元、39.3億元、48.6億元。 

但至今它還未走出虧損,2018年-2020年,該公司凈虧損分別為2.1億元、7億元、4.7億元,三年累計虧損13.8億元。

萬物新生財務情況,圖源招股書 

在二手電商行業,萬物新生屬于重資產運營?;氐?013年底,當時陳雪峰背負著投資人與公司內部的反對聲音,決定讓愛回收轉型門店模式,他將這個決定稱為影響愛回收命運的重大決策。 

這幾年,萬物新生從線上走到線下,從一二線城市擴張到下沉市場。截至2021年3月末,萬物新生在國內有755家線下門店,其中733家為愛回收門店,2家為拍拍店。 

如今看來,這條路徑背后也有諸多考量,萬物新生一方面想要撼動華強北、中關村等電腦城的線下產業鏈;另一方面,也面臨競爭對手的夾擊:背靠阿里的閑魚、背靠騰訊的轉轉都有天然的流量渠道,而萬物新生只能向線下出發。 

值得注意的是,為了吸引用戶,愛回收很多門店都開在大型商超之中,這自然也決定了萬物新生要承擔高額的成本。 

陳雪峰曾在接受采訪時提到,一家店的一次性硬件投入為7萬,每月的運營成本約為3萬,按照755家門店計算,每月光成本就要投入7550萬元。 

另外,萬物新生主營二手3C產業,這更考驗供應鏈控貨能力,萬物新生必須打造一條覆蓋產業各環節的產品回收、質檢定級和銷售鏈條,為此要不斷投入成本。  

可以發現,近些年萬物新生一直在努力改善虧損狀況。招股書顯示,2018年到2020年,萬物新生集團的平臺收費率從0.5%上升至4.1%,帶動公司整體毛利率從14.1%提升至25.7%。 

25.7%,這一數字超過了小米2021年第一季度18.4%的整體毛利率。 

如今,萬物新生旗下除了愛回收外,還有拍機堂、拍拍及AHSDevice四大業務線,覆蓋C2B、B2B、B2C三種模式。 

萬物新生商業模式,圖源招股書 

萬物新生從誕生之日起一直在垂直領域做C2B模式:通過愛回收這個二手3C產品回收平臺,將用戶和回收商連接起來,這一模式較依賴用戶和流量增長。 

拍拍代表了萬物新生的B2C模式,平臺上有大量合作商家提供產品,吸引消費者購買。

拍機堂則是B2B模式。招股書提到,拍機堂是全國最大的二手3C產品B2B交易平臺,在這一平臺上,批發商通過競拍的方式購買產品,這些產品則來自拍機堂的合作商家國美、樂語等。

這幾大業務之間已經形成一個閉環,而這個閉環的良好運行,還需要依賴于線下門店的流量,店要繼續開,錢要繼續投。這也導致萬物新生的現金流一直處于比較匱乏的狀態。

現金流吃緊,萬物新生需要一個IPO

萬物新生一直是二手電商賽道里不可忽視的玩家之一。 

2011年,萬物新生正式做起二手數碼回收平臺的生意,創立之初便吸引到資本的關注,五源資本、京東數科都是其早期投資者。截止目前,該公司已經獲得共計7輪、總金額超過8億美元的融資。 

最新的一次融資消息出現在2021年4月,有媒體報道稱,萬物新生完成了2億美元Pre-IPO融資。據招股書,除了戰略股東京東,快手也于2021年5月投資了萬物新生集團。

看起來萬物新生融了不少錢,但仍然處于缺錢的狀態。 

回溯2016年,二手電商火熱,閑魚、轉轉開始大肆擴張。陳雪峰曾對媒體提到:“一旦大量資本涌入,很容易把市場搞壞?!?nbsp;

他以二手車市場作為例子,“大規模資本進來后,市場都殘了,玩家早期把力氣用光,后面就沒有力氣了?!?nbsp;

盡管如此,他不得不跟進。這一年,萬物新生也拿了一筆4億人民幣的D輪融資,加入戰場中。 

萬物新生的重資產模式的確需要燒錢,加入戰爭后,萬物新生也像大部分互聯網公司一樣,陷入燒錢、缺錢、再融資的泥潭。 

愛回收線下門店,圖源萬物新生官網 

陳雪峰曾在兩年前的一場發布會上提到:“我(萬物新生)不需要融資,我的現金流非常漂亮,萬物新生周轉速度只有兩到三天,并且整個公司是盈利的?!?nbsp;

但目前來看,萬物新生的現金流并沒有陳雪峰所說的那么樂觀。招股書數據顯示,從2018年至2021年1-3月份,萬物新生的經營現金流分別為-3.58億元、-4.11億元、-4.13億元和-3.03億元。 

截至今年3月底,萬物新生賬目上剩余1億美元現金及等價物,在2020年底,這一數字是1.4億美元。

疫情期間,萬物新生也曾被曝資金問題:在內部強推“讓薪”制度,即全員“讓薪”10%-30%,同時取消員工的五險一金等一系列福利和補貼,且要求員工平均每天必須在公司工作12個小時。 

這也導致缺錢的萬物新生,一直著急上市,在過去數年屢次提到上市的計劃。 

2016年底,萬物新生宣布完成4億元人民幣D輪融資,當時陳雪峰提到,他們將從2017年開始全面準備A股上市。相比美國納斯達克市場,萬物新生的商業模式和業務特點,更加符合國內資本市場的要求和預期。 

兩年后,萬物新生宣布公司未來的三個戰略方向是進入智能化、平臺化、國際化。此時萬物新生的上市目標也變了。 

陳雪峰曾提到,萬物新生進行了商業模式轉變,萬物新生有了速度和爆發力,更希望在香港或者美國納斯達克市場上市。 

如今選擇沖擊美股的萬物新生,也是想抓住獲得更多融資渠道的機會。

靠“ESG概念”包裝,能讓萬物新生更有想象力嗎? 

目前,萬物新生依然面臨著不少挑戰。

主營業務之一的愛回收,在二手電商市場很難突破,閑魚和轉轉已經搶占絕大多數的市場份額。 

根據申萬宏源發布的數據,閑魚和轉轉已經占據二手電商90.9%的市場份額,滲透率分別達到72.9%和33.1%。 

相比于閑魚通過建立“魚塘”等措施提升社交氛圍,以增加用戶活躍度,愛回收的流量焦慮一直難以解決。此前轉轉通過廣告代言和微信的九宮格入口來獲取流量,但之后也陷入了流量下滑的困境。愛回收沒有巨頭的流量扶持,更是容易掉隊。 

在線下市場,萬物新生也有不少隱憂。一方面,2019年閑魚推出線下店“閑魚小店”,宣稱未來三年閑魚將在全國20個城市建立閑魚基地。 

另一方面,萬物新生看似繁榮的門店數量背后,卻是無法與之匹配的服務。消費者反饋的門店工作人員服務態度、諸多門店“壓價”、商家保管不慎、售后維權難等問題充斥投訴平臺。

圖源萬物新生官網 

沒有強大的線上流量入口,線下業務又存在諸多問題,萬物新生如何說服資本市場? 

除了C2B的愛回收外,萬物新生也嘗試了B2C的生意。 

近些年,頭部玩家逐漸擴展到B2C業務,閑魚正式上線閑魚優品頻道,轉轉已經推出轉轉優品,都是為了布局B2C賽道。 

兩者是在完成流量積累后,進一步打造供應鏈。在該模式中,解決消費者的信任問題是關鍵,這涉及標準統一、定價能力、質量保障、增值維修、銷售渠道、交易效率等。想要做成B2C模式,對流量和供應鏈都有極高的要求。

早在2019年,萬物新生收購了京東旗下的拍拍平臺,以此尋求B2C模式的突破,獲取來自京東的流量,但此后拍拍的發展并不盡如人意。

比達數據顯示,2021年3月,二手電商APP月活躍用戶數中,閑魚與轉轉分別是5734萬人與1461萬人,拍拍的月活以32.2萬位列第9,愛回收以51萬排名第7,與頭部平臺的差距十分懸殊。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在業務層面萬物新生還沒有太多突破,但此前的品牌升級卻讓外界爭議頗多。 

愛回收品牌改名為萬物新生后,公司名稱也由上海悅易網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更名為上海萬物新生環??萍技瘓F有限公司。

公司名稱變更,圖源企查查

愛回收轉身穿上了“ESG概念”的華麗新裝,被定位為一家“互聯網+環?!鳖愋偷难h經濟企業。 

ESG概念最早由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2004年提出。近些年,ESG投資風潮在全球興起,在考慮公司財務因素外,ESG投資也將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等因素作為投資的重要考量。碳中和與新冠疫情的背景下,更是催熟了這股風潮。 

二手電商涉及的回收生意,可以作為循環類經濟的代表,但萬物新生的業務是否幫助資源回收產業提升回收效率、是否為環保作出貢獻等問題還很難判斷。 

萬物新生的品牌升級,似乎瞄準了“ESG概念”,而這一切能幫助它完成估值的躍升,還是僅僅只是一場“治標不治本”的掙扎? 

未來萬物新生想要獲得資本市場認可,還得靠真本事。尋找新的流量、構建良好的供應鏈體系、盡快實現盈利,都是其發展的重點。

本文經授權發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億歐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愛回收閑魚閑魚二手電子商務